現代科舉

正在說寫作,中學文憑試中文科就開考。我是在外國唸的書,沒有這個經歷。以看到的新聞材料來看,我看古文功底如我去考也不一定及格。

之前『有題目要求考生對比考材《呂氏春秋. 士節》的義士北郭騷,以及《史記》的刺客聶政,誰行事比較符合儒家的「義」』。這根本不是中文要考的題目。要回答這道問題,考生要知道歷史與古代哲學而非「中文」。再說,這個「儒家」是哪個儒家?孟子的、荀子的、孔子的、還是漢代之後的各種儒家?要知道,就算是道家、法家、墨家、名家,他們都有引用或批評過當代的儒家思想。考生想要「正確」的回答就要清楚明白所有中國古代哲學。如有人跟我說一個中學生有這個能耐我絕不相信。這種題目我相信連哲學博士跟歷史博士合寫夠二三十頁才能說過透徹,你要中學生如何回答?除了胡謅之外別無他法。難怪香港人總是不經大腦説話,考試鍛煉出來之奇能是也。

以歷史的角度看,《呂氏春秋》與《史記》均成書先於儒家定為一尊的時代。作者自己就沒有考慮過這道問題。如太史公在《游俠列傳》中就説:「今游俠,其行雖不軌於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阸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焉。」什麽儒家、法家、道家根本不在考慮之列,風、馬、牛不相及。太史公有自己的立論標準,所以他是名垂不朽的太史公而不是考評局的迂腐書生。就算考生知道歷史,知道太史公說過什麽,他們又能否像山中這樣說?如果他們像山中這樣說得這樣坦白,不知他們會得多少分。假如要他們有這個膽量直說才能獲得高分,於戲,考語文又不是考膽量。

古人在批評科舉時就已經說考科舉的考生根本不需要去看原著。他們只需要看那種釋義,死記著釋義中的片段去考試,原著連一頁都沒有翻開過:誰有這個空閒去整部的看《史記》?如此就是鸚鵡去考試。這樣的學習方法只會握殺考生對文字、歷史、哲學的興趣。他們考進大學後,有多少人夠膽說自己通過這麽艱難的考試之後,自己算是曉得文字、歷史與哲學?這樣的考試除了是留難考生與毀滅文化之外我看不出有什麽作用。看坊間報章上的文章,有多少篇真的可以算上是有份量的?這樣的教育制度連保證報章文字質量也做不到,我就看不出它的功用又多大。

又有一題引用羅馬帝國時代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名句「The mind is not a vessel to be filled but a fire to be kindled」(報導中有這樣的翻譯:「孩子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而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燄」,明顯是錯得離譜)。這是中文試卷還是拉丁文、希臘文試卷?看來考生考中文不只要懂中文,還要學貫中西,博學古今。既然這樣,何不抽幾段BeowulfOdyssey、Meditations或幾部古希臘悲劇來作題目?像上面古文題一樣,兼考古希臘、羅馬、日耳曼歷史。

又有題目『問學生文章用了甚麼寫作手法,這選擇題要在聯想、呼應、層遞和對比四者中揀答案。作者黃國彬說「就算讓我回答,都不會準確。因為我寫的時候就沒有考慮到這些……所有技巧都同時可能出現。」』(報導原句:『作者黃國彬說「我就算答(以上題目),都唔會準確。因為我寫嘅時候就冇諗到呢啲咁樣樣……所有技巧都同時可能出現。」』,傳媒水平有多高,大家可以看到,山中從不無的放矢;《主場新聞》,我才剛稱讚了你,為何引用時不直接用《有線新聞》的原文?)沒有任何一位作者會在寫作中考慮「寫作技巧」,有的話都會是一些下三流的作者。作者不會這樣做,也不希望讀者這樣做,因爲讀者會看不到文章想要表達的是什麽。

又有一題考學生兩句相似的句子,它們語調與節奏的分別。分析時做點這樣的考慮是沒有問題,但分析的作用是讓學生寫出好文章,而非為分析而分析。這方面學得過多反而會使學生不知道如何下筆。語調與節奏的標準答案,就是出題者認爲這個答案是對的,那就是對的,他口中吐出來的就是真理。考語文爲什麽要弄得這麽誇張,要成爲「死亡之卷」?這樣的教育制度,要為考試而考試,比求學是為求分數還低一個層次。其實考語言,只要看出學生有沒有一定程度的閲讀、理解與表達能力就可以了。這個階段我們不要求學生是文學家:我們不是在考進士,什麽技巧、語調與節奏應可免則免。更重要的是,要讓學生有興趣繼續學習下去,不然他們過了這一道難關就不再選修跟中文、歷史與哲學有關的課程,如此社會的文化水平就會退步。現在的社會就是這個樣子。

(關於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名句一題目,香港管理專業協會羅桂祥中學資深中文科老師陳繼榮認為是『比喻是指孩子對未來有所追求,不接受「填鴨式」教育,他指可引用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牛下女車神」李慧詩為例,「前者在國教風波上,反映他有獨立思考,不接受被灌輸知識﹔後者則奮鬥不懈,終獲奧運獎牌。」』要是山中改卷我會給零分,人家是在說「知識學」(epistemology)這道哲學題, 跟黃之鋒與李慧詩毫無任何關係。黃之鋒是反對一種政策,還談不上對知識作出任何探討。說李慧詩就更加是胡扯。要提的話還不如提李小龍、宮本武藏,因爲武學跟哲學的研究方法頗爲相近。不說讀者可能不知,山中可是文武雙全。)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傳媒水平, 書作論法, 歷史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現代科舉

  1. oriole 說道:

    typo︰握殺、為可、文物雙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