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民主並非價值觀》

寫此一文引起較廣泛的評論是件好事,不管讀者同意或不同意。可幸是讀者大多贊同,説明文章還是有點價值。細節上,其實有很多地方值得深談,故此得另開一章以回應各位讀者留言。

首先是我在文章其實是區分了「民主」與「審議式民主」。狹義上,如果只是說「民主」,除了少數服從多數外,另一重意思就是有「公民身份」的人有權參與政事。因此,選舉權與參選權的限制在現代民主也有一定的規定。比如説,美國總統的候選人必須是在美國出生的公民,因移民而取得美國公民身份的人並不能當選總統。如mrtso1989所言,現代社會的確不會認爲為對公民權作出無理限制的國家是民主國家,但嚴格來説這並不是「民主」的理念而是「權利」與「平等」的理念;現代社會認爲只要是人,他在一個社會之中就有一定的「公民權」(就算是動物也有一定的權利)。因此,現代的民主概念其實是包涵了「權利」在裏面,此「民主」實不同彼「民主」也。所以,回應William,「權利」(rights)是一個較貼切概念,它形容人,不只是公民,除了都有權參與公共事務的討論之外,當權者不能跨越某些底綫。但我不認同「權利」這樣的論述,因爲它是價值觀,很容易成爲一種信念,有一種宗教成份在裏頭,所以我跟隨Amartya Sen, Cass Sunstein的説法,提出用「審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來概括這個權利、民主、批判式思考的混合體。胡適則把「選舉民主」包括在自由主義之中,原理相近。

至於說「民主的目的為支持憲法的價值,而憲法也需要民主基礎才會有合法性」,這個説法原則上沒有問題,也是盧梭《社會契約》與John Rawls的結論。但將這種原始的社會契約應用到現代多元社會就會出現問題。我在這裡提過Bhopal,美國法院可以完全不管印度的「社會契約」,因爲它的工作是在美國法律-憲法-社會契約的框架下作出判決。如此的「憲法」明顯的不現代,但民衆其實並沒有任何實際的方法去改變它,先不問他們想不想改變。在美國、加拿大,補充憲法的工作其實是由最高法院負責,而它並不是一個民主的機構。而世界各地出現的「佔領運動」其實就已經清楚的指出「憲法契約」所定下的社會制度很多已經過時。真正的社會契約在社會,需要不斷的更新。如果民主選舉不能更新契約,民衆就可能會訴諸選舉以外的手段。故此我並不會認爲「民主」、「憲法」、「社會契約」三者有必然的關係。文章本身已很長,所以我就略過「社會契約」箇中原理不提。

回應Bill,報章退稿也在意料之内,投的時候只是抱著不妨一試的心態,寫的時候也無意學術。也坦白說這其實並不是很學術的文章,在學術期刊上他們會要求你抛更多虛無飄渺的語言出來。就算學術期刊沒有這些問題(最大問題是沒有人看),我們面對的問題是坊間完全沒有談論到這些概念,而這些概念對社會的發展影響深遠。學者不說,政客不提,政府不想你知,所以每逢談論到政改、社會發展,事情必然膠著,因爲各方都沒有作出整體策略的能力。法國有伏爾泰、孟德斯鳩;美國有Thomas Paine、Samuel Adams;英國有Mill、Locke;中國的啓蒙時代甚短,而且中途夭折;香港就什麽都沒有,就有一幫因循成性的法律學者、律師政客,不能跳出框框看世界。思想家、文藝復興的功用在這個時代尤其重要。

 KaHing,策略上這需要多個像Thomas Paine這樣的作家,多寫一些等説明政治問題的文章(hint)。到今天因爲李柱銘出事我才知道陳方安生有一個智庫,這説明他們的宣傳工作不足,認爲少數人(還要是少數有名譽地位的人)足以帶領時代變革,這有點像列寧的想法。如果問我,我會提出不一樣的策略(hint hint, 我的電郵: hw0240@gmail.com)。這點很重要,不同的權力基礎會影響往後的政策,假如毛澤東的權力基礎不是民智未開的農民,又或者是農民倒向蔣介石,事情發展會很不一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自明本志, 政治與經濟, 書作論法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回應《民主並非價值觀》

  1. Eddie 說道:

    民主有沒有價值? 你層樓有沒有價值呢? 還是不過是有瓦遮頭的工具呢? 你的名牌鞋名牌衫有沒有價值呢? 還是不過是敝身護體的工具呢?
    民主不過是管理學中的一件工具, 是雙方討論問題時的一種儀態. 是防止有你講無我講的「禮」. 管理學還有許多其它工具, 例如宗教, 是搞凝聚力聚焦的工具.
    我們一定要有禮貌地自制我們自己, 不許自己說「所有大陸共產黨都不知何為禮貌, 所以他們腦子裡沒有民主意識, 菲林底無汞, 點晒得出相吖.」這類沒有禮貌的話.
    被工具了的一群, 週身唔舒服, 是可是理解的, 但用工具去事半工倍的一群, 就覺得件工具很有價值, 不惜公民抗命坐監被自殺都要爭取囉.
    工具的一個有趣的 characteristics, 是它不停地改進. 由有線電話到大哥大到 iPhone, 由馬車到發拉利, 由有巢氏到豪宅, 工具一天比一天好. 柏拉圖的民主, 持份者是幾個人唔想呦交, 華盛頓的民主, 是幾個家族唔想呦交, 有禮貌地坐下來談, 今日地球上二百幾個國家的民主, 已經進步到每一個小圈子都有話語權, 負責收錢做嘢果位人兄收咗錢就要擔凳仔聽下意見. 可惜, 佢左耳入右耳出, 民主制中有幾個 Apps, 叫做公民抗命, 公民提名, 一人一票, impeachment 等, 好使好用, 進步嘛.
    Now, 共產黨都好「民主」㗎, 習近平都要同七人幫坐下來談㗎. 點解佢地D民主老土到停留在大哥大時代而不進步到 iPhone 時代呢? 咁你問問 grandma 點解仲用黑色攪 number 電話囉, grandma 老了, 學唔識點樣 install 和 update D App 囖.
    我想, 你地明白㗎嘞, 做唔做, 做乜野, 點做法… go run with it. 香港加油.

  2. DL 說道:

    民主是不是價值觀?那要看說「民主」的這個人是在表達什麼意思。

    「民主」這個詞既可以是指一種做法,也可以是指一種價值觀。

    若單純解釋什麼叫做「民主」,簡單來說是指一種做法,一種可以讓民眾參與選擇和讓民眾作出決定的做法。例如由民眾投票選舉產生的結果來決定人選,是一種民主的做法。而至於是普選或是小圈子選舉,則表示了民主程度的不同。

    但如果說「民主」的人的說話裡表示了他/她是認同這種做法的話,那麼此時的「民主」除了是指一種做法之外,顯然也包含了該人的價值觀。

    例如他/她說他/她認為「民主乃普世之價值」,這個說法裡的「民主」除了是指那種做法之外,同時也顯然表示了基於他/她本人所持的價值觀,他/她認為(民主)這種做法是正確的。

    所以,認同「民主乃普世之價值」的人所說的「民主」是同時也包含了認同這句話的人的價值觀而不只是單純地表示「民主」這種做法。

    在這種情形之下,「民主並非價值觀」就顯然與認同「民主乃普世之價值」這句話的人的價值觀相違背,因而「民主並非價值觀」的說法是不恰當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