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戴卓爾

Paul Krugman:

041013krugman1-blog480

What she did do was redistribute the burden of taxation downward, cutting top income tax rates while raising consumption taxes, which fall most heavily on low incomes. Herdownfall came with the poll tax, a drastically regressive tax — the same amount for everyone, regardless of income — that was too much even for her own party.

我很奇怪我之前一篇戴卓爾居然沒有人評論。坊間一味「懷念」戴卓爾,但我相信沒多少人清楚知道她的所作所為。從數據上看,她做的跟我們歷屆政府,甚至中共政府之社會經濟政策沒有任何分別;她的最大貢獻可能就是為今天的經濟危機埋下了伏筆。可能一些人喜歡她「鐵娘子」的強硬形象,如果是這樣看,梁振英也頗爲硬朗,其不顧民意,傾向某些勢力的作風可謂是轅出一徹。爲什麽要厚彼而薄此呢?一 個原因可能是外國的月亮特別圓。香港人並不崇洋媚外,而是極度懼怕洋人,所以戴卓爾可以而梁振英不可以。第二個可能是香港人跟本不知道英國發生了什麽事,他們也不關心;反正人就看到自己想看到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