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的罷工權利

看到高等法院延長香港國際貨櫃碼頭申請的的禁制令,亦修改禁制令内容,容許不超過80人的工會成員進入碼頭經營範圍游說工人罷工的判決,使山中感到甚爲欣慰。

最欣慰的是看到香港有所謂的activist judges,沒有這種法官法律制度必然會僵化。第二欣慰的是這判決正好印證山中之前所說的話:「法官需要考慮到工人相對雇主而言是屬於弱勢,因此法律需要認同勞工的集體談判與罷工的權利,而這種權利不能只停留於形式上,它們更需要是有效的。因此工人可以以阻礙該企業正常運作的方式進行罷工,逼使雇主跟他們談判。法官不能以商業利益的角度出發禁止勞工以合理的方式阻礙企業運作。」今天的判決就維護了有效的罷工權利。

另外要提出的是,罷工並不等同抗工,罷工乃是任何勞工的權利,此權利也必然的包括在合約的條款之中(根據法律要求與不成文合約概念)。因此工人罷工不屬於違約,也不需要賠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體制,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