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何其淺陋

這裡看到陶傑發表謬論(原文見這裡),不禁搖頭嘆息。這樣的文章居然有人付稿費並刊登在報章上,並在網上廣泛的傳閲,難怪當今的傳媒水平是如此的低下。我本對陶傑的文章不感興趣。雖然不以爲然,但也不至於浪費時間去批評他,不看他的文章就是了。但之前沒有想到他的流毒可以是如此之深,所以不得不在這裡做出回應(以下是我在鏈結中博客所留下的回應)。

陶傑自己說人不懂英文其實自己也不懂。Falsehood不一定卻可以是「假話」,它可以是指一句話是錯誤的,裏面並不一定包括當事人是否有心作假。例句,"He is spilling falsehood." 「他在到處宣揚繆誤」。這人並不一定在「撒謊」,因爲謊言是指一人明知道錯誤卻要為欺騙他人而說這錯誤的話。如一個人所說的是錯誤,他可能真心相信他這個錯誤的對的,因此一個人可以說出「錯誤的話」而不一定「撒謊」。 「假話」在中文的語境上基本上等同「撒謊」。Falsehood嚴格上只能翻譯為「 錯誤 」、「不正確的語言或概念」。至於falsehood的是否屬於言論自由需要保護,言論自由的原則是這樣:你有權說任何説話,但只要你說出來我就有權說你蠢。例句,「陶傑有權在報章上發表謬論,而其他人也可以因為他的愚蠢而展開文誅筆討。」而且對言論自由的保護只限於法律上,法律並不因爲一人說的蠢話而用法律手段阻止他;它把這個責任交給其他同有言論自由的人,讓他們去指出蠢人的謬誤。

而小説家的作品更非falshood,他們並非在宣揚繆誤。他們所做的叫做fiction,「創作虛構的故事」。這些故事與「錯誤」無關,因爲故事情節是小説家腦袋的想象,對小説家來説,他們真實地反映自己的創意,哪有「錯誤」可言?

我們可以說「陶傑知識淺薄,目光如鼠。」這是對陶傑的「價值衡量」(value statement),與「真實」與「錯誤」無關。如果我們說,例句,「陶傑因爲嫖妓而身患皰疹」,那就是透過散播falsehood而引起當事人的名譽上或實際上的傷害,在法律上這行爲叫做slander,誹謗。Libel則是以文字或印刷品的形式作出的誹謗。法律不需要考慮散播者是否在「撒謊」,因法律所考慮的是該言論所指之人有否受到損害和這種言論是否有必要在公共空間中提出來:真實言論的抗辯只有在符合公衆利益的原則下才能提出。就算該言論真實, 「陶傑真的因爲嫖妓而身患皰疹」,因爲該言論不符合公衆利益,關涉個人私隱,法庭就需判散播這種言論的人誹謗罪成。

陶傑分不清這些概念就去妄言言論自由保障falshood,就是在散佈謬論。因此我們有大條道理說他蠢、缺乏知識、視野狹隘、目光短少。這種人因為半知不解的認出,根本還不談不上認識,幾個英文單字就沾沾自喜,就是器小而易盈,是淺碟子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傳媒水平, 書作論法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