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本無事

鄧忍光這種亂跑亂跳的人弄得自己一身蟻。

其實當廣播處長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尸位素餐就可以了。問題是政府大小官員腹中並無半點度量,自董建華時代起政府就一直要找各種機會想減少批評的聲音;無綫、亞視可以收買,惟獨是港台不賣賬。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麽人爲政府出謀獻策,假如我是代表政府的策略家,我想要減少批評聲音,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政府有沒有政治力量取締港台。第二,假如有力量取締港台,公衆會對這個行動有什麽反應。明顯的,不用腦也可以想到政府不可能取締港台;只要政府有什麽大小舉動,公衆必然會有大反應。做策略的基本原則是「不增加損害」,又《兵法》有言:「先為不可勝而後勝」。對政府而言最佳的策略就是按兵不動,只要當局稍爲大方一點,又或者明智地不理這些聲音,什麽都不做並不會增加任何損失,何苦要去惹是生非呢?

說到底就是政府之中有太多躁進之徒。好像「空櫈」這件事,既然櫈已經放了,幾位局長又已經決定了不出席,追究起來又有何用?除了當事者想要擅作威福之外,我想不出還有什麽原因。好像「納粹」這個創作構思,如果真如鄧處長所說一樣不能被接受(坦白說,用納粹的確有點不當,Godwin’s law說在任何辯論中首先提出納粹的人自動落敗),這不就正中下懷,可以來招將計就計,讓創作總監承擔責任再扶植一批親政府的人上臺不就完成政治任務了嗎?要施壓就必定會有反力,牛頓第三定律已經說得很清楚。

當然,我不相信當事者能明白策略與物理,因爲躁進之徒必然眼光狹隘、不學無術。爲何政府中有這麽多這樣的人?物以類聚之故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天下本無事

  1. Bill 說:

    山中,

    我想鄧處長也不外是聽令行事,他有任務在身,要交差。要以不變應萬變,應該是他老闆,他自己可以怎樣?太多人要取媚大陸,覺得政府電台應該是官方喉舌,見有人揮米字旗,立即出來跳忠字舞。這些人層次太低,才會出現馬大律師這類人,讀了兩錢書,還是在自由西方受教育的!有不少新相識的人問我以前讀甚麼的,我通常都講屎片,看來比我讀更多屎片的人實在太多,唉!(受你唉!的感染)

  2. MALONE 說:

    能夠爬上這個位的,怎會不是醒日仔?忍光的「忍不住」是要做野畀上面睇,如果不做野將來肯定沒有升官機會!

  3. 山中 說:

    Bill & Malone,

    鄧忍光醒不醒目我就不作評論,我只能說我不知道(文章也只是說他躁進;嗚呼,智慧與小聰明,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要完成任務有很多方法,他這方法只會適得其反。另外,假使真要對港台動手,沒有整體策略絕對不能成事。現在誰碰一碰他們就要張牙舞爪,這就是露底給人看。如果他上司的層次也是這麽的低,古人對此有言:「為愚人劃策,其死,宜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