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中雑記:政局動蕩的原因

看來再過幾年就可以把本欄名目改爲《亂中雑錄》(記載萬曆中葉豊臣秀吉入侵朝鮮諸事的史書),以歐洲、中國、美國的政治經濟進展來看,世界不亂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讀歷史會看到歷史的有一種規律,似乎有一種不可阻擋的力量,但如果看深一層,這種歷史的規律大半是由是人的愚蠢與愚蠢的人所造成相互組成的一種現象-錯誤分析情況、不願意接受現實或爲著自己的利益而倒行而逆施之,所以歷史才會不斷地重覆,但問題與歷史本身並沒有關係。黃仁宇的所謂「大歷史觀」就出了科學家常說「甚至不是錯」的問題,這種思想對分析世事、做出預測並沒有任何幫助,蓋其論點與梁任公所說的「嗚呼派」沒有半點分別。

不管是從歷史學或是心理學看,社會的問題大多來自人的自滿,自以爲是。只要人一自滿,只要肯定自己是對的,其腦袋就會變得封閉渾沌,不能認知事實(給自己的記錄:歐盟就是出了這個毛病)。當別人出來指出錯誤時,自滿者就會認爲指正是一種指責,批評者是在批判他們的整體人格而非他們的個別行爲或思想。當一個人固守在這種封閉式思想當中,不管誰告訴他事實是怎樣,他都不會改變他的想法。中國共產黨與香港政府現在的行動就印證了這個「身份-行爲模型」,公衆不能批評他們的權威,不管他們是對與不對,只要批評他們就是「反」他們的整體,就是所謂的「反中亂港」。

這種思想阻礙當權者認知事實,因此他們會做出越來越蠢的決定來回應批評。像中共近日的「愛國愛港」論就是非常愚蠢的言論。假如香港早六、七年就有普選,又或者香港政府的政策稍為對香港市民負責,而非全傾向財團富人,以香港人的政治冷感我很難想象他們會選出個激進革命派出來。就算是所謂「民主派」的政客上臺,爲了爭取中間選票他們就必須要修定出相對「中立」的政綱,根本不可能「激進」。就策略而論,容許普選是中共的最好選擇:什麽港英旗,佔領中環就根本不會出現。看乎現在佔領中環的水平就可以知道中共口中所謂的「顛覆派」根本就沒有任何活動能力,根本不值得憂慮。只要利用這些人見小利而忘大義的特性,中央就可以安枕無憂。本來沒有人打算顛覆,但被你這樣說幾說就勢會逼出個顔色革命來,因爲你的想法與現實嚴重脫節。

另外,香港政府的主要決策官員又全都是人頭豬腦,庸才得不可以的庸才。梁振英政府陣腳未穩就要跑去搞爭議極大的「國民教育」,這不是自找麻煩是什麽。想收買人心搞長者生活津貼又畏首畏尾,結果又得出大量反對聲音的反效果。出不了令人滿意的施政報告可能是他能力有限,也可能是環境所逼,但在民怨沸騰的時候卻不下令要曾俊華搞一份收買人心的財政預算案,這可能是歷史上最愚蠢的政治決定。當然,坊間有流言說梁振英與曾俊華已經閙不和,所以曾俊華才不配合他做一份收買人心的財政預算案。這流言非常不合常理,一來是預算案符合曾俊華過往的行動模式;二是梁振英可以在公佈預算案前宣佈政府新政策,逼使曾俊華就範;三是梁振英可以隨時要求曾俊華辭職,結束曾俊華的「中產生活」。前幾年因爲高盈餘而引起輿論高叫「派錢」,你今年派個八千不就可以堵著這幫人的嘴並贏得一些支持者?這件事除了「梁振英蠢」之外我下不了其他結論。我先不說政府有大量盈餘也不去使用的這個問題,問題是該盈餘爲你贏來政治資本,而你又有必要去動用政治資本時卻不去使用它,除了說「人頭豬腦」外我下不出其他結論。

至於戴燿廷等人的佔領中環,尤其是他的普選方案,就好像孫文搞的五權憲法一樣,完全沒有針實際的問題。他們都是憑空的想象什麽是最理想的制度,然後天真的認爲他們腦袋中最理想的制度必然是最理想的(這是他們的「繞圈邏輯」)。現在他們又要搞什麽何俊仁「辭職公投」。唉,我真想不明白某些政客辭職跟公民抗命有什麽邏輯上與事實上的必然關係。最簡單的,最重要的多數議會機制完全沒有在他們的考慮之中;放下重要的不管就跑去使一些對事無關痛癢的小花招,我不知道這對事情有什麽幫助。政治科學的最基本原則就是缺少有效的政黨政治議會將不能發揮它的功用。假設議會七十個議席全是由獨立議員或一人政黨所組成,就算全部議員都像山中一樣博學多才,經濟政治法律無一不通,三教九流無一不曉,他們也不可能有效地議政,因爲他們不可能有足夠的時間去過問每道法案、每道政策,更何況每人的知識有限。正因爲事實的局限,政黨内必須有分工,有些負責經濟,有些負責環境政策,如此形成影子内閣,這樣政黨才可以監察,甚至組成政府。

認不清事實就不可能作出有效的策略或應對方案,應付不了問題就會出亂子,出了亂子又沒辦法找出有效的策略或應對方案去改變問題,就是亂上加亂。今天與歷史上的政治僵局就是這種惡性循環所引起的。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1 Responses to 亂中雑記:政局動蕩的原因

  1. Bill 說道:

    山中,

    我在blog中讚賞你博學,你又推讓,現在終於承認了:「就算全部議員都像山中一樣博學多才,經濟政治法律無一不通,三教九流無一不曉」。

    你講政黨分工,各司其職,可是這前題假設是政黨可以分工,香港這些議員,有一人火煱,二人套餐,四人六人餐,也做不出一桌酒席,何來分工?不同黨派的議員走在一起已各有章程,或暗藏鬼胎,影子內閣,難啊!

    • 山中 說道:

      下一次要加個註腳說是引用《標少札記》對山中的評價。

      如果議員不願意發展成熟的政黨政治,民主政制也會停滯不前。在對外國民主制度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影子內閣的重要性,香港政客、教授居然可以不知道,唉。

  2. KaHing 說道:

    長期欠缺政治人材是一個問題,人材也看不出在香港有什麼政治前途,怎會投身政治?

    • 山中 說道:

      所以我不明白政黨它們的經費用了在什麽地方,難道它們不會籠絡與培訓人才?根本問題在於他們壓根看不清他們所面對的事實,或者不認爲他們的想法有問題。不清楚問題他們怎麽培訓籠絡也不會有正面的結果。看到何俊仁戴燿廷「辭職公投」,要人不說他們蠢是很困難的事。

      我近期在這裡寫這這麽多文章其實是想引導他們做出比較明智的決定,但我想他們應該沒有看到,就算看到他們也會以爲這是在批評他們的整體人格,而非他們的個別行爲,也因此不會反思他們的思想。他們只會想聼他們想聼的事。

      • C 說道:

        「就算看到他們也會以爲這是在批評他們的整體人格,而非他們的個別行爲,也因此不會反思他們的思想。他們只會想聼他們想聼的事。」 — 如此則與中共何異?

        其實我覺得人民力量頗似中共。

        • 山中 說道:

          這種心態其實每個人都有,只是程度不一而已。歐洲委員會的人最近攻擊Paul Kurgman就是這種心態的表現。面對大是大非的問題我只能希望他們能頓悟覺醒。我們能做的就是有指出他們的錯在什麽地方:佔領中環的支持者並沒有指出戴燿廷的問題。我不支持練乙錚也是因爲上述的原因。

          人民力量似不似中共我先不評論,但尼采曾經這樣說:「跟怪物搏鬥的人需要小心不要讓自己也變成怪物;如果你長時間凝視深淵,深淵也會凝視著你。」

  3. Bill 說道:

    山中,

    你可有涉足政壇的意圖?

    • 山中 說道:

      想涉足政壇我也不知道要如何開始。很久以前我跟朋友一起去投考政務官,但我看看題目,再看看我的答案,我就知道我一定不獲錄取,因爲我的答案非常不中聽。又曾經想學孫文一樣膽粗粗的去找李鴻章,看到那人比李鴻章更保守怕事就打消了這個念頭。看到現在的政局,除了搖頭嘆息外也沒其他可想的。

      • Bill 說道:

        山中,

        從你寫文章的風格來看,你適合做智囊。學識之廣、思考之密及文字之精,都難能可貴。現在只欠百樂。不知你有沒有把評論文章寄往報章投搞,當然要這樣做不得不放下身段,寫得簡單淺白易明一點。你也可以在同範疇的blog多作留言,擴闊讀者羣,網上踩場,打響名堂,造福人群。Exposure多了,自然有人找上門。不要浪費你的才華。

        • C 說道:

          Bill 兄說得對。現在網上充斥無邏輯的言論,一些甚至被奉為圭臬。山中兄應出山以救黎民了(一笑)。

        • 山中 說道:

          Bill & C,

          哈哈,多謝擡舉。其實這些都並不是沒有想過。其實就練乙錚一事就有打算投稿看看,但看到後來的輿論就打消念頭,因爲就算他們刊登文章,他們會自動把你歸納於某一派,非己即敵。至於同範疇的blog,其實我剛好也想寫一篇關於香港blog生態的文章。就算同為談政治,我發覺我的blog與其他blog的最大分別就是這裡重視分析與知識,矢不虛發(又曰「文須有益於天下」)。其他blog可以用數千字去寫一些人所皆知的事,或者是穿鑿附會地揣測,最經典的要算練乙錚一文。無邏輯的言論甚多但這些言論卻最受歡迎,因爲它們告訴大衆他們想聽到的。

          • Bill 說道:

            中山,

            我從不擡花橋,只擡杠。看你的文章,心悅誠服,覺得若不能發揮更大影響力,抗衡那些「愚論」,甚為可惜。既然寫了異於主流意見的文章,何妨投稿,使人耳目一新,或者可以獨樹一幟,給兩葉掩目的人見識一下。我沒有你的能力,否則已走了這一步。

            p.s Paul Kurgman應是Krugman

          • 山中 說道:

            我可以嘗試一下。我的文章常常出錯字,我應該多檢查。

          • Bill 說道:

            還有,應該是動「盪」

          • 山中 說道:

            得承認我沒有弄清「盪」「蕩」的分別。不過這也可算是神來之筆,用《詩經》中《大雅•蕩》的「蕩」來解釋就非常神妙:

            蕩蕩上帝,下民之辟。疾威上帝,其命多辟。天生烝民,其命匪諶。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毛詩正義:《蕩》,召穆公傷周室大壞也。厲王無道,天下蕩蕩,無綱紀文章,故作是詩也。》)

            意思大概是這樣:法度廢壞的上帝,他是下民的君王。暴虐的上帝,他的命令多為邪端。上天雖生養衆人,他的行徑卻是不能依靠的。凡是皆有好開頭,但結果卻是少有好下場。

            故此我決定將錯就錯。「動蕩」比「動盪」更貼切。

          • 山中 說道:

            看來我們在搞文藝復興。

  4. Bill 說道:

    山中,

    你在死撐。我從都不想指出筆誤作留言,我想做讀者而不是做校對。我的朋友看了我上面一則留言,發電郵問我,把你稱作「中山」,究竟属刻意還是筆誤。看來我潛意識裏把你視作拯救黎民的國父,草蘆三顧,是潛龍出山的時候了。

    • 山中 說道:

      對,我在死撐。:)
      我在取名的時候是否也把「中山」這種聯想也考慮進去,那就不得而知了。題外話,其實我並不是很滿意孫國父的表現。

      • Bill 說道:

        也是題外話,有幾位朋友問我山中是甚麼人,其中包括一位在大學教書的及一位法官,如果山中有出山的打算,就要揭示身份,介紹一下自己。

        • 山中 說道:

          公開告訴山中是何許人會影響他人對文章的觀感,網上辯論會常常看到有人:「我是什麽,你是什麽,所以我是對的」,山某對此甚爲反感。我是教授學者、皇帝總統、市井流氓都跟我的論點毫無關係,所以我傾向不公開地說。

          私人通信則無不可,我們可以用電郵聯繫。

          • Bill 說道:

            我同意你的講法,子曰:「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我尊重你的決定。我的電郵是billlcsiu@gmail.com。我沒有窺伺你背景的欲念,山中不用相告。從這角度看,我們算得上同道中人,下三濫的語言叫「老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