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的迂腐之三

看到這則消息,不得不再三為學者的迂腐慨嘆,也不得不說戴燿廷是一個蠢蛋。

戴耀廷表明,不會參與今年七月一日的「佔領中環」[預演]行動,因為他估計,政府今年內不會就政改展開諮詢,意味民情尚未到達最高的爆發點,並非最佳時機。

如果真的要討論任何政制問題,現在,這一刻,這刹那,這彈指間,this freaking moment,en ce moment,augenblicklich,討論就已經要展開,組織者已經要籌備公民議會並安排相關活動。公民議會也是我提出來的用語,他從來沒有提起這個詞,看起來他的腦子裡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另外,發動公民抗命自發製造政改方案的目的是掌握主導權,等政府展開諮詢才展開行動就等於把主導權拱手相讓。這些人真的爛漫天真的以爲普選能改變一切,而不用過問政制問題,實在是蠢得不可再蠢。普選不等同政制,政制是相應社會狀況而設計的政治制度,這種制度要回應社會上出現的各種問題。普選只是政治制度中的一個機制。普選不需要有任何方案,只要選民把票投給侯選人就完成手續。完全不需要有什麽討論。戴燿廷, vous être un imbécile très énorme,sie dummkopf。

戴耀廷強調,他提出「佔領中環」,終極目標只是令中央政府兌現讓港人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承諾,無意挑戰一國兩制…坦言,今次拋出「佔領中環」的方案是「出口術」,「由一月六日的文章已經開始,係大你」,他希望藉打「政治社會心理戰」,逼使北京政府落實真普選,又明言已經做好入獄的心理準備。

我不知道戴燿廷有沒有聼過社會契約理論,又或者知不知道它的重要性,從表面證據看來他不知道。看起來他也不知道民主制度是社會契約的反映,憲政不是非憲制-反映的就是這個意思〔戴說:「我都是一個憲制學者」,oh my,請重覆跟我大聲說三次「憲政主義」〕。我不知道戴燿廷有沒有問過自己,香港是否有修改基本法的必要以容許普選與公投?如要,這又是否代表原來基本法所反映的社會契約是否已經不合時宜?要修改基本法是否代表原來的基本法有局限?是否代表要有修改基本法的新機制?是否代表原來的權力分配不合時宜?這些全都是一國兩制的問題。你可以不「挑戰」,但你不可能不提出這些問題,「挑戰」「不挑戰」只是文字遊戲。如果要玩文字遊戲,要「出口術」的話,請不要浪費我們的寶貴時間與政治資本。

Je suis en colère.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