懇請曾俊華停寫專欄網誌

並沒有打壓言論自由之意,只是他的文章實在是寫得太差。之前已經說過他的《港運會一場緊張的決賽》就如小學生作文。古人有敬惜字紙之義,作爲財政司(注意是「財政司」而不是財政司「司長」,「司」是指一個官員,《舊唐書》職官志二:「左丞掌管轄諸司,糾正省內,勾吏部、戶部、禮部十二司…右丞管兵部、刑部、工部十二司」,意思是尚書省左右丞分管轄下六部二十四位官員;香港政府叫「財政司」作「財政司司長」,就顯示他們不懂中文基本文理),寫這樣的文章實在是有失身份。前幾天他又發佈了《夢想飛行》一文,内容不知何故提及日本演員木村拓哉與柴崎幸,但也不得不說他這次作文有進步:這次是中學生作文,因爲小學生還未懂得看日劇。看來曾俊華的大學生作文會出現莎士比亞的名字,山某拭目以待之。

至於文章的「實質内容」,香港飛機維修業的發展,我不知他在政策上如何爲此做出有效的鼓勵。飛機維修並不是一個獨立的行業,它與航天科技、航天工程、太空物理等學科(科學)緊密連接在一起,只單獨說飛機維修就好像在說外科手術有多重要卻不考慮生物學、化學、病理學等科學的發展對醫學有什麽影響一樣。香港並不是世界的學術中心,更缺少與航天科技有關的大型項目與研究基礎。相反,中國大陸卻不一樣,它有自己的航天工程項目、能自我研發並生産飛機。很自然,它對與航天工程相關人員的需求自然比香港大得多,也更樂意花時間與金錢培訓這些人員。明顯的,中國大陸在這一點比香港更有優勢,我不知道教育與科技發展均落後的香港如何在這方面跟其他人競爭。

再者,曾俊華的目光又是非常短淺。他談論飛機維修的出發點只是「一份工」,而非航天工程如何在香港扎根。考慮到中國與香港的優劣勢,他可以提出如何把香港嵌入中國航天工程的產業鏈和如何分享相關研究成果。又或者如何利用香港國際都會的優勢為中國引進什麽。現在說這些都顯得有點陳腔濫調,但總比談論「一份工」來得更有見地:不用你財政司提出,我也知道飛機維修是「一份工」。

又翻查他的網誌記錄,他在2011年8月14日發佈了一篇名為《匯率與民生》的文章。山中既然對匯率通脹兩樣都侃侃而談,自然要參考一下財政司的獨特看法。一看之下,果然不得不說他「獨特」(用英語的話就叫 “special")。他說:「再看歷史經驗,美元在2002年初至金融海嘯前2008年中一直走低,美國聯儲局編算的美匯指數在這段期間就大幅下跌了26%,但對香港通脹的影響甚微。從2002年到2008年,香港消費物價通脹平均每年僅為0.4%,可見通脹受其他經濟因素的影響更大。」香港1998年到2008年間經歷的是經濟危機所引起的「經濟衰退」與「通縮」。

hkinflation1通縮的原因是港元名義匯集比實際匯價高:聯係匯率使港元匯價等同美元匯價,而美元匯價比港元實際匯價高。現時的香港經濟狀況則相反,香港樓市股市都是過熱,低匯價與低利率會引起更多資金流入–所謂的熱錢。讀過經濟學基本課的都知道貨幣流動性高,物價也會相應提高–這是現時日本採取寬鬆貨幣政策的原理。經濟過熱再加上低匯價與低利率就會出現通脹。所幸是香港現時沒有本土工業産,否則出口量會因低匯價而大幅提升,從而帶高通脹。香港現時最大宗出口叫作「自由行」,我們也親眼看到它為香港帶來什麽問題。

曾俊華又說:「盡力紓緩來自內部的通脹壓力。從中長期角度,我們必須不斷提升生產力,以紓緩部份通脹壓力。」生產力等於GDP,生產力提高等於GDP提高等於國民收入提高。國民收入提高等於貨幣流動性提高等於通脹提高,請問生產力提高怎樣紓緩通脹壓力?不知財政司的講稿與文章有沒有交給財政部(對,Department of Finance 應該叫做財政部 )的經濟學家再三檢查?財政部又有沒有經濟學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書作論法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則回應給 懇請曾俊華停寫專欄網誌

  1. C 說:

    山中兄﹕小弟是從灰記客看到您的留言才發現貴網誌,高論確發人深省。
    明清兩代有地方機關「承宣布政使司」,最高官員的官職是「承宣布政使」,可見「司」並非官職。香港英政府的「布政司」、「律政司」等似為誤用。

    • 山中 說:

      謝謝留言,不敢說是高論。「司」一事甚爲值得討論。明顧炎武引《唐書》:「鄭餘慶奏議類用古語,如仰給縣官馬萬蹄。有司不曉其語,人訾其不適時。」明顯的「有司」是指一個人,而不會是一個官署。又有「開府儀同三司」,儀不可能等同三個官署。《廣雅》有「司,臣也」一說;《說文》:「司,臣司事於外者。」在古義上「司」確是一個人,又或是人與所掌之職事共用,兼可稱之爲「司」。

      五代、宋時始有「司使」,這是將散官號的「司」 與職官的「使」組成的結合體,到明時以「使司」取代行省。到此我們有兩個選擇:1)復古或2)約定俗成。選1,就不用説,直接復古就可以,選2的話爲何不跟隨既有習慣,而這個習慣又有復古之意。

      更奇怪的是,現時的香港的政制體系,財政、政務無「司」,只有律政有「司」(97前是「司署」),既然如此又何來「某司司長」之言?「財政司司長」又甚爲奇怪。一般我們會有「國防部長」、「内政部長」,說「國防部部長」 就太累贅。如果我們用「財政司長」,以「司長」作爲官銜就同時符合「國防部長」的用法。

    • 山中 說:

      順帶一提,灰記客 其實也是不錯的,但此君好像對討論不太感興趣。

  2. C 說:

    謝謝指正,並贊成用「財政司長」。
    灰記客兄觀察入微,也有回應留言,唯對某些題目稍有過於主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