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的迂腐之二

看到明報對戴燿廷與其他社運人士的訪問,覺得戴燿廷的公民抗命計劃實在是迂腐無比。在這裡對他的邏輯逐點回應。Blockquote裡的是訪問原文。

戴耀庭要求參加者「承擔」,除事先簽誓言書,還要出席一個「商討日」(deliberation day)。他解釋,商討日上午,一萬個參加者分開幾批,到不同社區會堂或學校,透過視像廣播,了解幾位學者或專家提出的真普選方案,下午要參加小組討論, 最後一萬人投票選出一個真普選方案,才讓代表拿去和政府談判。

要有承擔沒有問題,這要看你作爲組織者如何有效地控制秩序與說服參加者。要組織公民就某項國家大事進行討論的叫做公民議會(citizens’ assembly) 跟公民抗命沒有直接關係。再者,我不明白為什麽一萬人投票出來的就是「真普選」。需知道,普選涉及整個政治體的政制:選舉並不代表真正的民主,民主政治還需要層層的制度約束。你要談民主就得一併談内閣的任免,議會如何行使監督和立法權,區議會與行政會議的存在價值與改革。否則只有選舉並不會改變任何問題。既然要發動公民抗命,爲什麽要局限話題於「行政長官的普選」?爲什麽香港一定要採用總統制?

討論一個新政治制度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也需要社會大衆接納,最後必須有一個讓所有公衆參與的決定機制–公投。我到目前爲止都不知道戴燿廷的目標是什麽。是迫使政府進行公投?還是要政府承諾普選?還是要政府接受這次「公民抗命」所開出來的方案?不同的答案對未來香港的政制有不同影響。一萬人不能代替社會做出一套方案,他們最多只選定普選的基本原則。另外,又爲什麽要把人數限制在一萬人?馬丁路德金的 “March on Washington" 就有二十到三十萬人,甘地的 “Salt March" 就有八萬人被逮捕。

社運人士是急先鋒,總善意地想辦法令全民起動。王浩賢提出,戴耀廷方案只讓一萬人決定普選方案,不夠普遍性,何不搞全民公投,讓七百萬人發聲?戴解釋,妄動只會失 敗,因現時普選對大部分港人迫切性低,貿貿然公投,會投票率低,示威變成示弱。相反,這一萬人不同,因為他們願意付出所以有「資格」。

如上所言,戴耀廷沒有想清楚「公民抗命」的目的。他可以選擇迫使政府進行公投為目標,但他絕不能說這一萬人選的方案就是香港普選方案。每個香港公民都有相等的公民權,每個公民在民主制度中都有同等「資格」。要説誰付出就有「資格」根本就漠視民主的基本原則與公民權利。好比說革命,每一次革命中革命軍都一定比其他公民付出的要多得多,套用戴的邏輯這就意味著革命軍有其他人所沒有的「資格」,這是否代表革命軍/革命組織開出來的方案社會就一定要接受?六十多年前的中國也有人用相同的邏輯要中國人接受有「資格」人士開出的方案,那位人兄叫做毛澤東。

這一萬人 是willing to pay the price(願意付出代價)。這世界沒有cheap democracy,沒有廉價的民主,民主是要付出代價的。現在很多free rider(搭便車的人),口裏說要民主,心裏卻不肯付出。現在是要逼你付出代價,去參加(商討日)討論,才能成為盟友。

如上,見毛澤東。

戴續稱,公投可以進行,但次序有不同,是待商討日後才舉行公投,因為商討日是透過電視向全港直播,有示範作用,能感染本來冷漠的公眾﹕「讓公眾觀察,一萬個先鋒去感 染七百萬人。公民抗命從來不只是談那一萬人,而是運動本身能否感動七百萬人。」戴笑說﹕「我估有線電視應該肯直播。」十劃未有一撇,戴已想得長遠。

留意,他說公投是「可以」進行而並非「一定」要進行。假如政府採納了這一萬人的方案,那公投還有沒有必要進行?戴說不清楚目標就不能解釋清楚公民抗命的意義。迫使政府接受方案與迫使政府進行公投的重大分別是,後者需要全體公民的參與而前者並不需要。戴燿廷有必要說清楚目標,否則我有合理懷疑這次是一次以民主為名實質進行小圈子議政的偽民主活動。

戴耀廷的執著,還要求佔領者必須自首。可是,四名社運人士近年上庭經驗負面,大家還談到古思堯燒國旗被重判,葉寶琳落寞道﹕「已經對法治好frustrated(泄 氣)」,質疑要求堵路者自首,猶如承認一個不公義的法制。戴耀廷明白社運人士灰心,更指斥近年法官對社運人士用刑愈見嚴苛。戴形容,像包致金般「有人性的 法官」愈來愈少,但他卻沒有失去希望,更提出法官也可以改變的觀點。

已經回應。迂腐。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體制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4 Responses to 學者的迂腐之二

  1. 其實看到他把堵路抗議比喻為性質完全不同的"去超級市場買嘢",行動會否成功已經可思過半。考慮到香港人擅長理論的不多,舉辦全港討論會,恐怕對運動本身沒有幫助。

    • 山中 說道:

      這種討論會在外國叫citizens’ assembly。我贊同這種公民議會的組成但它跟公民抗命實在是沒有關係,它是醖釀公衆討論的方法之一。他要宣傳可以用其他方法,而公民會議勢不可能讓一萬人全都參加討論,要討論時間有甚爲漫長。出來的結果八成是同意「專家方案」–由戴燿廷與其他法律學者(甚至可能是香港大學學者)出的方案。我看不到這種計劃有什麽民主基礎可言。

      • Bill 說道:

        山中,

        群眾運動必定有具魅力的領袖站台叫咪唱戲,有支持者附和追隨,也自然不過,何必批評他們。Political gimmick也是政治手段,見怪不怪。追隨者崇拜權威,自然會言聽計從,這種群眾,具深層思考能力的人肯定不多。只要能夠鼓動群眾,就可唱一齣戲,熱烘烘的,也有一番熱鬧。

        • 山中 說道:

          Bill,
          領袖腦袋發熱,指手劃腳,追隨者就紛紛攘攘,不問是非道理齊聲附和。歷史上這樣的事情見得不少。事成後「有資格者」往往排擠並攻擊「無資格者」,造就新的特權階級。與其說是批評更不如說我在為歷史留一個記錄,希望這次不會被我「不幸」言中。

  2. 而且,他"估計會有電視台願意直播",如果沒有的話,plan B是甚麼?即使有,何以肯定收看人數?示威抗議的人走出來,但許多人的態度是事不關己,照常的過日子,何以見得他們會放下日常生活來看討論會?這簡直是夢囈。

    • 山中 說道:

      對,有太多幻想與浪漫想法。而且他並沒有成立任何組織與聯盟,我不知道他打算怎樣具體實行。我希望我所說的都是錯,但我對這種公民抗命沒有太大的期望。

  3. lichufai 說道:

    批評不無道理,但卑之無甚高論。迂道、直道,走得到目的地就是好路。現在十劃無一撇,難評成事機會,但我傾向對戴的行動抱有期望。

    「全民XX」理念正確但亳不現實,絕大部份議題都不對大部份人有同等迫切性,加上惰性和種種現實障礙,不到全民PK的時候,往往很難全民起動,所以,由小部份堅決的行動派打響頭炮,再牽引大部份參與,是合理可行的運動發展模式。

    只是個人感覺,泛民政客之中,在爭普選上幾無可擔大旗領軍之人(共主),戴讓群眾增加參與感,目標透明單一,淡化領袖人物重要性,心裡踏實,這點對不諳權術的港人很有好處,過程中較不易被分化。老實腦袋,buy「迂腐」的。

    • 山中 說道:

      對於以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民主,我不反對。但如文章所言,組織者有責任向公衆説明組織目的,行動意義,往後方向等等,這是審議式民主的基本要素。對於戴提出的「資格者論」,我甚爲擔心,如果社會反對這一萬人提出的任何事,他們必然會以「資格者」自居而打壓反對者。戴必須更正這種概念。

      問題正正是,戴現在就是領袖,他說什麽其他人並不會提出批評。我在本博批評他的法治概念,但輿論中並沒有這樣的聲音。假以時日他就不只是領袖,他會變成最高領袖。

      • lichufai 說道:

        我理解,戴只是回應「一萬人如何代表七百萬人」而言,並非「你沒參加運動,所以,你沒有資格決定普選方案」的意思。

        戴現在只是一個倡議者、一個無兵司令,往後發展變數太多,即使成功動起來,他能否成為最高領袖,真的說不準。如果佔領中環成功,我估,最後市民會有機會以某種方式參與決定普選方案,或者是參加運動,或者是公投,或者是透過立法會投票。

        • 山中 說道:

          文章裡已經討論過這個問題:「不知道戴燿廷的目標是什麽。是迫使政府進行公投?還是要政府承諾普選?還是要政府接受這次「公民抗命」所開出來的方案?不同的答案對未來香港的政制有不同影響」;「[戴]說公投是「可以」進行而並非「一定」要進行。假如政府採納了這一萬人的方案,那公投還有沒有必要進行?戴說不清楚目標就不能解釋清楚公民抗命的意義」。

          戴有責任説明他的目標;我沒有責任去為他的言行作最好的解釋。如果他並不認爲「有資格的一萬人」就普選方案有更大的話語權,那請他澄清或收回他的言論。我沒有責任去為他的言行作最好的解釋。

          另外,歷史上有位人兄叫馬克思。他從來並沒做過政治領袖,但他的思想卻成爲政治行動的教條。戴燿廷的思想會否成爲香港政治行動的教條,我不得而知;又更坦白的說,去到現時這個地步我根本不關心,因爲我隨時都可以離開香港。假如香港人不關心這個問題,我想我不會操這個心。

  4. Sp 說道:

    山中似乎再度言中,週日學聯要行「只有金鐘示威者」可參加的投票。其中議題有「具有憲制效力,可改變人大決議的民情報告」,我始終弄不清是什麼

  5. paulcheng 說道:

    一堆死雞最後的神經抽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