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回應練乙錚

唉。看來香港傳媒始終不明白一個道理:言論自由不代表說什麽都可以,傳媒有責任保證報導的真實性與嚴謹性。

假如練乙錚有證據證明他所說的是事實,他根本就不用懼怕訴訟,我建議他到法庭諍辯並提出證據。假如他不知道梁振英是否真的涉黑,他只是「聼過一些人這樣說」、「基於某人所言的所言的假設性陳述」,但在標題中就提出 「梁氏涉黑」,在文中又有「黑底民意」、「梁氏取得政權,一半靠黑道」、「染黑特首」、「幾個以梁為首的涉黑當事人」那就已經是構成對梁振英的事實上的指控,而非個人觀感這麽簡單。

如果做傳媒做到「這只是根據道聼塗說而做出來的假設」(信報回應),這種傳媒不要也罷。最愚蠢的是讓梁振英抓到小辮子,假如這件事影響香港的言論自由,請練乙錚也承擔一些責任:傳媒有責任保證報導的真實性與嚴謹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傳媒水平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則回應給 簡單的回應練乙錚

  1. Bill 說:

    見解精癖,拜服。

  2. KaHing 說:

    首先,我不是梁粉。
    身邊一些人常談到梁振英,都有兩三種很主流的態度,説現在吵吵鬧鬧,小事化大;又説他剛上場,應看久些;又説似乎對人不對事等等。
    我的看法很簡單,現在擺明就是對人不對事,就好像你要針對一個人,你有九萬個理由説他這不是那不對,你不會考究當中的事理因由,你針對一個人,就已前設了種種負面的理由。
    現在的情況,就是梁振英民望低,政客及其它相關人士抽水、打落水狗,根本不必細心説理。
    為何「擺明就是對人不對事」?説到底也是最始初的「理」,因為梁振英是中共指派的人,是小圈子選出來的,加上政客及其它相關人士了解這個人的背景及習性,這條「理」不通,打後還説什麼道理?打倒你才是首要的,其次重要的考慮是:梁振英是中共指派的人,無論這人是否能把香港搞好,只要是「中共指派」,愚民又認為中共指派的人都能把香港搞好,那民主與否都無所謂,若此先例一開,香港玩完。
    所以道理不用説,打倒梁振英是當務之急,這是政冶。

    • 山中 說:

      我覺得不用談支持誰不支持誰。我也不支持梁振英,但我會考慮應該要怎樣改變香港的現狀,延續上面的討論,假如梁振英下臺會不會使香港的情況改善,我們上面的結論是:不會。因爲梁振英有太多問題,而這些問題其實大多是制度的問題,下了梁振英,還有葉劉有范徐,不見得梁會比她們糟。假如說梁得位不正,以侵犯公民權的方法拉他下馬也不見得是確立了什麽法治機制。

      我對現在輿論不滿的是,這些大律師、法律學者開口閉口的都說法治,但到了這重要關頭卻全都忘記法治的意義。要說政治,沒問題我不反對,但我們要知道他們現在所做的其實是政治運動,法理並不站於他們一方。假如他們要說政治在介入法治,他們要知道他們現在所做的其實是一樣。

      要說政冶,其實梁振英與香港政治制度上有很多把柄,是反對黨不懂得好好利用這些把柄去攻擊他。但如我們要違反法治打倒梁振英,其他政團就不會學會怎樣發起公衆對政策的討論與輿論攻擊:匯率、利率、普選等等,法治的口號會成爲他們的武器,利用對法治的曲解去攻擊政治對手。這樣的情況下,我看不到梁國雄這些小政黨、獨立政客有什麽方法能跟民主黨與公民黨競爭。新加坡就是這樣做成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