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政五十頁紙

不想做深入的分析,因爲這種水平的報告實在沒有分析的空間。說它是報告已經是擡舉了它:它只是五十頁的浪費時間(pdf 頁數計算)。再者,我覺得香港的政治環境實已經不值得我多花時間去討論。在這裡只簡短的說一些問題。

樓市。我已經說了無數無數次,香港的樓價不是供應問題,而是貨幣流動性的問題。只要一加息或提高兌人民幣的價值,貨幣流動性就會大大減少並引起樓價的下跌。若上述情況發生,又或者是貨幣流動性突然大幅減少,貸款的代價提高,貨幣價值變得遠高於房屋的實際價格(債務的實際價值提高),就會出現Minsky Moment–出現抛售或減少槓桿比率的連鎖反應。要花數年時間建成的房屋供應無助於解決高樓價問題,反而會加快Minsky Moment出現後樓價下跌的速度與幅度,加深debt deflation的問題。總括來說,香港政府現在是在進行一場賭博:它在賭世界未來數年必然不會發生大的經濟動蕩和聯係匯率可以維持香港的低利率又或者它能在動蕩發生前能解決資產價格高漲的問題。先不說歐洲經濟、中國經濟下滑、美國財政、中日釣魚臺等危機,假如港元兌人民幣到達1:0.7水平,聯係匯率還能不能支持下去?香港會不會發生暴動?

金融發展局。香港的股市/樓市正是過熱當中,而所謂的金融發展不外乎擴大金融機構各式各樣盈利的空間–去監管化是必然的出路。因此香港金融會熱上加熱。Minsky Moment可能不需要外圍的政治經濟刺激就可能會在香港本土出現。另外,香港的特首有沒有權力憑行政命令或施政報告的字句去成立一個「局」?(剛看到新聞)金發局是民間公司??那它的財政來自什麽地方?假如成立之初需要從政府部門借調人員,那金發局該欠納稅人多少錢?這盤數怎麽算?政府能借調人手給私人公司是否代表公務人員有過剩時間,又或是他們的工作根本不值現在納稅人支付給他們的工資?

普選。梁不談普選是意料之内,但他的回應:「還有很多時間」又實在是過分的敷衍。普選不是投票選出長官這麽簡單,它涉及整個政治制度的問題:普選的特首應有什麽權力與限制、内閣與監管機構人員的委任(例如要不要副特首,或各政府部門的整合與權責分配)等都需要討論與設計。說穿了就是2017年不會有普選。這也是給所謂的「溫和派」議員上了一節政治科學基本課:民主怎麽可能是由當權者賦予?在沒有可信賴的威脅下(credible threat)極權統治者怎麽可能跟你們討價還價?

扶貧措施。什麽扶貧措施??我看不見五十頁内/梁的腦子内有任何改變不平等的政策與想法。另,不知道是哪一位天才用了「扶貧」二字去表述社會不平等問題。誤導公衆認爲「貧窮」只需要去「扶」而不需要整體、合理的經濟政策去改變不平等的趨勢。

補充:Minsky Moment又可以稱為 Wile E Coyote Momen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施政五十頁紙

  1. KaHing 說:

    Dear 山中,

    轉載到我那邊? 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