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自由行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沒有有效的調節方法。要調節自由行幅員並不需要入境政策、擴建道路、建新酒店,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是調整匯率。

可能很多人並不了解,旅遊服務乃係出口之一種,跟貨物的出口並沒有分別。遊客享用的酒店設施、食物等都是出口物,因爲這些物品是供應給外地人。雙非問題也是一樣,那是醫療服務的出口。外地企業到香港投資、上市是金融服務的出口。只要出口量(以金額計算)大於進口量,一個經濟體就會獲得貿易盈餘。貿易盈餘擴大就代表貨幣流通量增加,因此會出現通脹。通脹的另一原因是本地人要跟外地人競爭同一樣的貨品。

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外地人之所以會大量購買進口物的主要因素是偏好與價格,而這兩個因素又互相影響。雙非孕婦偏好香港醫療服務的質量與獲得香港居民身份的可能。要調整偏好是非常困難, 因爲這需要降低產品質量或改變、增設法律制度,其中以後者的成本尤其為高。因此要控制出口量與貿易盈餘的影響,最簡單的方法是調整價格,價格提升消費者就會尋找替代貨物,遊客、出口、貿易盈餘與貨幣流通量就會因此減少。而要提高整個經濟體的商品價格又不引起通脹的方法是提高匯率。除消聯匯制度,成立香港央行以調整理利率與匯率是解決香港現時經濟問題的最有效方法。

可能有人會說除消聯匯也需要做重大的法律制度改變,成本也非常高。沒錯,要建立央行、改變現有銀行體系以進行貨幣政策是需要時間與金錢,但計算成本之餘我們也要計算收益,由央行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可以控制樓市泡沫、通脹,經濟不景氣時(例如過去的十多年)也可以利用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相對於是擴建公屋、居屋、港人港地、立法禁止雙非、抗議擴大自由行等等等,浮動匯率才是治本的方法。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擴大自由行並不可怕

  1. 說到匯率, 請問有沒有入門書的?而香港如果取消/堅持聯匯的話,那一種情況會有較大可能使港元成為狙擊對象?

    • 山中 說:

      印象中沒有專門說匯率的入門書,但大多經濟學教科書都會介紹這題目,可參考Paul Krugman 或Joseph Stiglitz 的宏觀經濟學教科書。

      至於狙擊貨幣的問題,從歷史來看大多的狙擊都是發生於是使用聯匯的地方。原理是人爲的聯匯使實際匯率與名義匯率產生明顯的差異,當差異擴大時聯匯將不能維持下去。浮動匯率沒有這個問題 ,因爲浮動匯價難以預測。

      就算被狙擊也不一定是大問題,假如浮動後匯價下跌,這對出口有好處。這也是很多經濟學家認爲英國要為索羅斯豎立塑像的原因。假如匯價上升,現時經濟過熱的情況將會大大減少。更加上浮動後必要成立中央銀行,它可以利用貨幣政策維持匯率穩定。又不放心的話港元可與人民民幣進行浮動式挂鈎,這可以獲得人民幣匯價的優勢又不會加劇對中國的貿易盈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