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日示威的政治戲碼

中國政府容許人民在各地組織反日示威,對當權者而言這是理所當然,因爲他們可以利用人民的禦侮情緒,在外敵當前使人民與政府站在同一陣綫,在一段時間内轉移内部不穩的問題。因此,在短時間内,釣魚臺與南沙群島的爭議對中國政府的維穩工作其實有很大的幫助。

但假如中國政府不能有效解決這些爭議,又或者態度顯示得不夠強硬,民主主義情緒會投射到政府身上。事實上,事情反展到這地步,中日雙方可做的已經不多:最有利的「解決」方案是不了了之。但在民族主義高漲的情況下,不了了之會令人民對政府投不信任都票,而只僅僅能將爆發的時間推遲;在漁獲大量下降,能源與糧食價格不斷上升的情況下,爭議發生的時間點會越來越頻密而且激烈。對現在的日本政府而言這會失去連任機會(事實上就算不發生領土爭議這機會也很高;挑起周邊問題是背水一戰);接任的政府也會因爲這事而陷入危機。中國政府的處境則更危險,因爲民族主義是中國民間集結了一股力量,假如政府滿足不了這股力量的要求,它將會演變成一股反政府的力量。假如中日發生武裝衝突,中方稍為失利(更甚者戰敗,而這機會也很高;在局部海戰中中國沒有勝算可言)將會引發大規模的反政府運動。但假如日方戰勝,它也只能贏得戰役而不能贏得戰爭;因爲它的勝會引起南韓與俄羅斯的極度不安,在外交上會陷於孤立。

因爲缺乏「可信的威脅」(反之是不可信的威脅),短期内雙方發生更進一步衝突的機會不大;現時它們都做出強硬的姿態只是爲了爭取國内各種勢力的支持,而在背後想盡辦法找下臺堦;國家利益並不是它們最大的考慮,否則它們不會這樣子玩火。強硬的舉動,例如中國設立三沙市,只會令爭議越來越緊張,令事情變得不可挽回。長遠來説,除非漁獲、能源與糧食的生産可以回到可持續的水平,否則各國將會為佔有這些資源作出不同程度的挑戰;化解危機需要國際合作,而非對抗。所謂的領土主權無助於解決問題(爭議中的都是無人島)。真正的危機是陷於政治危機中的政府不惜一戰以挽回政治信心,又或者是各國間不斷的緊張情緒引致右派或強硬派上臺。現時各國人民都是政治遊戲的囚徒

http://wp.me/pXZbk-Lo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