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感之二 • 為善作惡

在此作一説明,近期文章發佈大大減少全是無力感所致。何謂無力?就一事,不管你如何分析利害,並根據分析作出更有效的方案,當事人/有能力改變的人不顧情理形勢,故我依然,並揚言凡是以形勢行事是必然的折衷,必然是改變自我,必不符合本人道德情操之要求,故不納。結果果然依形勢發展,雖有千方百計也無法改變已成事實,無力感悠然而生。

每年參加六四七一,看見的就是這種無力感,年年靜坐叫口號而沒有指導具體行動的策略、見識與覺悟,只求形式上參與而不求實際行動。前已言之,不贅。正巧林煥光也有類似言論,而李卓人則回應指「等於放了統治者一馬」。雖然林煥光已被收編成爲朝廷中人,但並不代表他的評論不合道理:要求平反等於承認該平反之行動與行動者為合法,否則根本不用談平反。在概念上等於是認同了政權之根本制度沒有不妥、不合法的地方,如果它是不合法的苛政,它怎麽可能去為你平反?它的平反有沒有合法性可言?攻擊點依然落於統治者個人,而非制度上;李卓人「等於放了統治者一馬」之言正是最好的佐證。結果是,政治行動停留於「清君側」的理念上,跟毛澤東批評《水滸》:「只反貪官,不反皇帝」(意為皇權政體)沒有兩樣。

對,我剛引用了毛澤東。很多人認爲凡是共產黨、納粹黨、對頭的言論與做事方法都必然是邪惡的;同理,一切與上述相反的都是為善。這種為善所追求只有善心、善意、「善之方式」,而不問如何對得出善果。毛澤東運用政治策略擊敗蔣介石政權而成立萬惡的共產政權,因此毛澤東的政治策略必然是惡的,而蔣介石政權因與毛反則必然是善的(又一故事,昔曾與人言曰:「爲何曹操是大奸角?」答曰:「因爲毛澤東喜歡曹操」。斯所謂「希特勒也吃糖」之邏輯謬論是也)。到六四七一當天也有人揮舞「中華民國」國旗(其實質為國民黨黨徽),而不問「中華民國」之所以敗(例如,官吏的貪污、軍隊的腐敗)。更有揮舞英國殖民地時代之香港旗幟者,以爲「英屬」必然比中屬「為善」,而不問爲什麽英國政府沒有在香港推行真正的審議式民主。形式上的善,立場上的善不足為憑。達不到善果,一切形式、立場都是畫餅。空談仁義道德,不知道泓水之敗對誰有好處?

不知善之道理,不找有效的方法以達到善果,跟比作惡更差,因爲這反映了所謂的善者只是無能力作惡。到有這個能力,作惡會比原惡者更甚,又有出於善意之惡,夫共產黨之始立,亦是如此。老子曰:「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又言:「夫物芸芸。各復歸其根。歸根曰靜,是為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不知道理而曰仁義者,凶甚。

又有尼采:"Of all the evil I deem you capable:  Therefore I want good from you. Verily, I have often laughed at the weaklings who thought themselves good because they had no claws."

http://wp.me/pXZbk-K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