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在「雙非」問題上沒有真知灼見

昨晚看到陳雲在ATV《把酒當歌》節目上評論「雙非」問題,他的表現驗證了我對他的看法(見標題與這裡)。

如果讀者有看到這個節目,你會知道他承認一年一千到兩千多個「雙非」孕婦到香港分娩並不是一個問題,在這同時他也不斷重覆「恐懼」這個概念:香港人因爲對大量的大陸來客不了解而產生恐懼,因爲恐懼而產生抗拒情緒(當然,我是簡化了他的言論)。看倌需知道,因無知而起的恐懼並不是做出政策的原因,一道良好、有效的政策是要面對問題的核心:問題的原因與影響力。大陸人來港買房炒樓是香港匯率政策、貨幣政策的問題。同理,大量大陸遊客到港是因爲香港政府在推動旅遊業之餘沒有考慮到旅遊的外部性,也沒有限制租金上漲的政策與城市規劃。「雙非」孕婦是缺乏有效的醫療制度與公共資源投入的問題。只要這樣分析,我們的結論應是:香港的發展政策與其概念框架已經過時,政府與公衆不能固守過去的意識形態(放任自由市場主義),原地打轉的政策與思維不能社會發展(因此要打破低稅制的局限)。叫駡對事情毫無幫助。

如果陳雲是這麽有智慧,並對社會心理學與政治學有足夠的認識,他就會知道利用恐懼的心理而製造社會恐慌的行爲叫做social engineering,是一種操縱輿論的技倆。如果他有這樣的真知灼見他就不會發表這樣的文章,製造更多的恐懼以達到政治右翼化的目的。在這角度上,如果陳雲不是這次social engineering的元兇,他也是一個幫兇,不管他是有意或是因爲無知而被利用。

不管怎樣,因爲他的知名度,陳雲的言論已經為社會帶來很大的傷害。我對他有意見的原因並不是他發表了與我不同的看法,而是他作爲一個學者並沒有認識清楚問題的核心,沒有考慮清楚事情本身,沒有從不同角度思考與分析,沒有找證據驗證就去貿然做出結論。學者的一個核心功能是要告訴公衆事實真相,讓公衆正視問題而不會因恐懼而做出愚蠢的決定。作爲一個學者,陳雲這次是嚴重失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