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怎樣思考港大民調事件?

想不到簡單的民意調查會引起如此大的風波。

我對港大與所有民調都没多大興趣,因爲一般民調的方法、結論沒有太大的意義。民調對變量的列舉方法也需要做出取捨:太仔細沒有人願意花時間填寫,太簡單則顯示不出所需信息。因此,任何民意調查只能作參考,不能當真。

關於「香港人」、「中國人」並列一事,我沒有看調查報告故我不就報告本身做評論。只就方法論而言,兩者平列亦可亦不可。如上所言,民調問卷的組織方法需要做適度的取捨,很多時候取捨取決於調查地的文化背景、語境與研究者的假設。假如研究者假設一人可以認同多重身份,而她的問題為「你對哪一種身份最有認同感?」,那「香港人」、「中國人」是可以並列的。但如問題為「你認爲你是哪一種人?」,這種問題屬於誘導式問題,選擇一個答案則排斥另一答案(二分法謬誤),故在這種問題上兩個變量不應該並列,也不應該問這種問題。但同時,研究者可以利用更好的問題去避免這種毛病,例如,他可以問「在1-10的比例下,請根據你對下列身份的認同度作評分」。這樣的問題可以避免任何爭拗,結果出來是「香港人」8、「中國人」6、「華人」7(注意,「中國人」的國籍與文化身份在調查中必需作明確區分,否則調查就真的不科學),別説郝鐵川,就算黃帝跳出來也無話可説。

根據我看到的其他評論,看來這次港大民調沒有做出這種問題選項,這是統計101就教的東西,如調查者犯下如此低級錯誤,在學術層面上他是該挨罵的。但在學術該罵並不代表任位公職者可以直接的罵或駁斥,就算該公職者來自學術界。因爲公職者的言論一定會帶有一種政治色彩,他位置決定他的立場並不是「必然的」中立。故此,聯儲局的伯南明克並不會直接參與新凱恩斯學派與新古典學派之爭,雖然他本身是新凱恩斯學派的學者。不過,他可以在決策上與發表演説時公開説明他支持新凱恩斯政策的論據,又或者用一堆技術語言去反駁另一派觀點。假如郝鐵川所說的是:「我看到民調方法有不足之處,中間可能有誘導性問題與錯誤的二分法的可能,如此如此做可能會更好」,如此回應會令人覺得這個官員是想説明一個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因此聽到的人會考慮民調是否真的有問題。

當然,要官員做到這點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爲他們根本不關心事情本身,他們發言純粹是政治表態,向主人賣個乖而已(又或者是他們根本沒有明白事情的能力;發言太技術他們的主子也聼不懂)。這樣我們並不需要太認真,太認真駁斥他們只會為他們製造就更大的輿論空間,也讓他們能向主子邀功。更好的方法是作簡短直接的評論,也不去會應他們對評論的評論(要回應也很簡單:「見我這裡的評論」,這是因爲他們不可能有獨到的想法),如此就能制止他們把事情上崗上綫。

http://wp.me/pXZbk-GQ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則回應給 應怎樣思考港大民調事件?

  1. KaHing 說:

    山中兄,
    先祝新年進步,龍馬精神。
    希望這篇也在我那邊發表,調查是設計工序中重要一環。
    Ka Hing

  2. 山中 說:

    新年快樂。請審核文章。不知有否收到我的電郵?

    • KaHing 說:

      山中兄,

      哈…還以為你已停寫了,但似乎仍有技術問題,不能 Leave a Reply…
      另「奴隸制的原理」可以在我那邊發佈嗎?有機會試談談「選擇的自由」,這是很多人自以為有的東西。

  3. 山中 說:

    沒問題。不過我得休息一下,對現在的社會問題感到太無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