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儲局會議記錄的啓示:反思「國際標準」主義

這裡紐約時報報道。

這幾天經濟學家都在討論這些會議記錄:Krugman, Delong, Thoma

從記錄中可以看到聯儲局對樓市泡沫完全沒有知覺,但只關心對當時經濟沒有太大影響的通脹。看來人性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樣,每個人只會關心見前能看見與最符合自己意識形態的事物:對聯儲局來説就是就是跟隨獨立中央銀行的「國際標準」–打擊通脹。

也因爲這種心理,歐洲銀行只關心債務與歐元利率–各國家是否符合《馬斯垂克條約》(制定歐元為歐元區統一貨幣)的規定,而非歐洲人民的整體福祉,也不問這些規定是否適用於現時的經濟狀況。我曾經聼過一位法國教授說歐洲國家簽訂《馬斯垂克條約》後將不能利用財政與貨幣政策刺激經濟,雖然如此,國家依然應該加入歐元區,因爲這關係歐洲人的共同利益;當面對危機是會是整個歐洲共度患難。事實卻證明這全是謊話,德國與它的政客所關心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如果要請他們幫助你,那你就要改變你的行爲,使之符合他們的意識形態。我也聽另一位法國教授說:「世界貿易組織給貧窮國家很多資助」(錯,WTO沒有資助計劃,它有幫助一些國家制符合WTO規定的訓練項目,但WTO的問題在於它的制度限制發展中國家的政策空間);「公衆利益等於所有(個體)利益的總和」(錯,因爲有外部性、人類多樣性、偏好等因素的存在;這種想法是集羅爾斯主義原始位置無知之幕而成之謬誤)。這些説話都是為滿足與灌輸一種意識形態–「國際標準」–而說的。

「國際標準」是一種為法律而法律,為制度而制度,為標準而標準的心態。說簡單一點,它就是「只要某事物甲受大部分人(行業/同儕)所認可(接受/遵行),它就是社會規範」的一種主張(羅爾斯主義偏好這一主張),而不管甲對社會有什麽影響力,也不會考慮其他可能性,例如乙會否是更好的規範,又或者是對某些人而言丙是否更有效。「國際標準」主義有一種吸引力–簡單:只要我跟隨「國際標準」就不會出錯,我也不需要去指出問題,因爲就算出問題了也不會是我的錯,反正我是根據「標準」行事。因爲這種吸引力,大部分人並不會去反思「標準」的問題,尤其是當這種「標準」 已經成爲「身份」的一部分,「標準」更是不容質疑:我是歐洲銀行行長,我一定要維持利率穩定;我是WTO,自由貿易必然帶來經濟增長;我是警察,你不能挑戰我的「執法」;我是x所以我要做出符合x的言論與行爲。久而久之,凡是對某種觀點、言論、行爲的挑戰,都是在挑戰「我」。結果「我」在不停的固步自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