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坎戰役取得局部勝利,但戰爭還很漫長

就烏坎村事件,廣東省政府提出讓步,並與與村代表達成和解方案,同意:

  1. 承諾釋放被捕村民;
  2. 歸還村代表薛錦波的遺體;
  3. 首次承認一度被定性為非法組織的烏坎臨時理事會是合法村組織。

政府這次讓步説明它也知道跟人民發生長期對抗性衝突並不是辦法,尤其是在今天的社會經濟環境之下。但這並不代表烏坎一役會使中國政具產生任何實質的正面改變。首先是中央會害怕其他地方也跟隨烏坎模式來抗爭維權。雖然中央政府並不一定支持地方的所做所為,但中央在中國跟周代天子沒有太大分別:它是天下共主,但對地方並沒有實權,它需要地方的支持以維持共主的政局。因此在最緊要關頭,中央必然會壓制自發性民權運動,蓋政權大於一切。

第二,這次事件必然會使很多官員人頭落地。為求自保,官員會形成同一戰綫去制止民權運動的蔓延。他們也不可能放棄自身利益去化解矛盾,因此他們會連同其他既得利益者:地產發展商、外貿商、國有企業、國有銀行與證券公司等,採用更黑暗的手段謀取自身利益。更甚的是,其他既得利益者在全國政府體系中已有根深蒂固的網絡,早在朱鎔基年代他便要闖「地雷陣」,今天技術進步、信息發達,要發動網絡使用更黑暗的手段獲得自身利益並不是一件難事。偏佈全國各地的地下錢莊就是很好的例子。

第三,這次事件說明如果民衆有組織的能力,他們是可以取得一些成就的。但跟世界潮流不一樣,這種組織能力並不主要來自網絡、資訊科技與大城市,而出現在較封閉、較落後的傳統社區中,村民有足夠能力獲得的現代資訊,再利用已有的村組織、人際關係網絡發起運動。這模式的一大致命傷是這種網絡的發動必然跟村民可見的共同利益有關(烏坎是土地),並且範圍只局限於村裏,難以尋求更廣大的支援,就算有支援也只會是附近的村落。對付這種受地區局限的組織力的方法很簡單,分而治之。我估計明年會有很多重組村行政架構的行動,很多村也可能會跟西藏一樣被視爲敏感地區,外人不能輕易進村,非政府組織也難以在村中展開工作。

中國的政治現實就是這麽可怖,但這並不代表中國的民衆沒有一絲希望。中國不可能完全禁止信息傳播與教育,因爲中國的經濟發展很需要它們。它也不可能不發展農村,因爲經濟的不穩定是政權的最大危機。也就是說中國這個巨人的步伐跟不上他的目光,左腳與右腳不能踏步一致,他必然會被自己絆倒。

http://wp.me/pXZbk-F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烏坎戰役取得局部勝利,但戰爭還很漫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