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無倫次的法官與社會福利署

就生果金離港限制覆核一案,高院法官林文瀚曰:「指根據立法局文件,「生果金」只是送給長者的禮物,以感謝他們以往為社會作出的貢獻,故70歲後申請人毋須經過入息審查,並非針對長者的特殊經濟需要,又指本港已有綜援制度以保障市民的基本福利需要」。社署:「若刪除有關限制,每年開支會加近6億元」。

政策可以是「禮物」?香港立法局什麽時候成了明治天皇

如果生果金真的是「禮物」,爲什麽同樣為社會在做出貢獻的,但現在選擇離港多於x天的老人沒有資格領取這份「禮物」?「禮物」代表立法局有權想給誰就給誰?

福利的作用是爲了彌補部分人能力的缺失。老人福利金的目的是補助老人退休後的收入,它是社會所賦予所有老人的福利,而不是立法局。假如我們認爲社會需要為小學生提供有營養的午餐,並視之為小學生的福利,社署可不可以因爲某一小學生離港x天而不給他提供午餐?

在我們認爲所有小學生都應由免費而有營養的午餐的前提下,假如支付部分小學生午餐的費用為x元,支付所有小學生午餐的費用為x+a元,我們可不可以因爲這個原因而選擇只支付部分小學生午餐的費用,因而作出無理的差別對待?立法局立法時就得想清楚這個問題。如果立法局做出的方案包含「無理差別對待」的條款這方案必然是違憲的。

話説回來,香港並不是第一天出現不知所謂的法官與法律

http://wp.me/pXZbk-EF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體制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