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聼說,忙碌一件好事。那是因爲忙碌讓我們沒有時間去思想。於是我們把思想都放在夢境裏,只有在夢中我們才能獲得自由。腦袋的想象力是無限的,只有在夢中我們才是真正的活著。你不感覺到夢裏的影像與情節特別真實?比現實還要真實。這也可能是夢之所以會出現的原因,它讓你感受到真實的生命。在夢境裏你不只是生存機器,你是擁有屬於自我的意識。夢境中的喜怒哀樂是你意識的喜怒哀樂,是你生命的情感。夢是人類演化的必要部分,感受不到生命的生存機器不會產生意識。而意識的出現與提高是爲了更有效的保護生存機器–你的軀殼。換句話說,夢在製造生命的幻象,在誤導你的意識,讓你的意識在你清醒的時候保護你的軀殼。軀殼一天中的首要任務是生存,只有生存才能讓你回到那個夢境當中,讓你感受生命。軀殼與意識的關係就正如金字塔與建造它的奴隸一樣。不一樣的是,軀殼在誤導你讓你以爲你是它的主人。

如果你把精力全都用在工作上,你的工作將會變成你的軀殼存在的意義。你可以賦予你的軀殼生存的意義,正等如一些人認爲工作、結婚、生孩子–生活是他們的生存意義,又或者一些奴隸會認爲建造金字塔是他們的生存意義,又或者不過問這個問題。然而,軀殼的存在不代表意識也是同等的存在。軀殼的生存的意義不等於意識的生存意義。在軀殼的約束下我是否能夠賦予我的意識自我的生存意義?我是否能夠化蝶?軀殼限制了意識,社會的約束也在限制著軀殼,假如迷因是人類演化的另一機制,我是否真的存在?

http://wp.me/pXZbk-y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自明本志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