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百年:節評孫文《三民主義》演講詞

紀念辛亥百年特集。

來自:香港人文哲學會

孫文:《三民主義》-民權主義第二講

最近二三百年以來,外國用了很大的力量爭自由。究竟自由是好不好呢?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呢?依我看來,近來兩三百年,外國人說為自由去戰爭,我[們]中國普通人也總莫名其妙。他們當爭自由的時候,鼓吹自由主義,說得很神聖,甚至把「不自由,毋寧死」的一句話成了爭自由的口號。中國學者翻譯外國人的學說,也把這句話搬進到中國來,並且擁護自由,決心去奮鬥,當初的勇氣差不多和外國人從前是一樣。但是擁護中國一般民眾,還是不能領會什麼是叫做自由,大家要知道,自由和民權是同時以達的,所以今天來講民權,便不能不講自由。我們要知道歐美為爭自由,流了多少血,犧牲民許多性命,我前一回講過了,現在世界是民權時代,歐美發生民權已經有了一百多年。推到民權的來歷,由於爭自由之後才有的,最初歐美人民犧牲性命,本來是為爭自由,爭自由之的結果才得到民權。當時歐美學者提倡自由去戰爭,好比我們革命提倡民族、民權、民生三個主義的道理是一樣的。由此可見,歐美人民最初的戰爭是為自由,自由爭得之後,學者才稱這種結果為同權。秘謂「德謨克拉西」,此乃希臘之古名詞。而歐美民眾至今對這個名詞亦不大關心,不過視為政治學中之一名術語便了;比之自由二個字,視為性命所關,則相差遠了。民權這個事實,在希臘、羅馬時代已發其端。因那個時候的政體是貴族共和,都已經有了這個名詞,後來希臘、羅馬亡了,這個名詞便忘記了,最近二百年同夥(?)自由戰爭,又把民權這個名詞再恢復起來。近幾十年來講民權的人更多了,滸到中國也有很多人講民權。但是歐洲一二百多年以來的戰爭,不是說爭民權,是說爭自由,提起自由兩個字,全歐洲人便容易明白。當時歐洲人民聽了自由這個名詞容易明白的情形,好像中國人聽了「發財」這個名詞一樣,大家的心理都以為是很貴重的。現在對中國人說要他去爭自由,他們便不明白,不情願來附和;但是對他要說請他去發財,便有很多人要跟上來。歐洲當時戰爭所用的標題是爭自由,因為他們極明白這個名詞,所以人民便為自由去爭奮鬥、為自由去犧牲,大家很崇拜自由。合以歐洲人民聽到自由便那樣歡迎呢?其中有許多道理,要詳細去研究才可以明白,中國人吸到說發財就很歡迎的原故,因為中國現在到民窮財盡的時代,人民所受的痛苦是貧窮的;因為發財是救窮獨一無二的方法,所以大家聽到了這個名詞便很歡迎,發財有什麼好[處]呢?就是發財便可救窮,救了窮便不受苦,所謂救苦救難。人民正是受貧窮的痛苦時候,忽有人對他們說發財把他們的痛苦可以解除,他們自然要跟從,自然拚命去奮鬥。歐洲一二百年前為自由戰爭,當時人民聽道自由便像現在中國人吸道(?)發財一樣。

山中評曰:引文有好多錯字。希臘(雅典?)、羅馬共和也沒有自由與民權,它們只有由少數「國民」直接參與政治的「民主」政體(雅典民主只包括議政,斯巴達更沒有自由與民權可言;羅馬共和是父權、寡頭政治;希臘、羅馬都是以奴隸作生産主力的經濟體)。中國人喜歡說發財是因爲在歷代升官就是要發財,發財就要升官,社會唯一出路也。

孫文也忘了,文藝復興、人道主義(humanism)、宗教戰爭、啓蒙時代、科學革命等一連串人文運動對自由思想的作用與影響。當年歐洲之所以黑暗是因爲教廷對思想的壓制。歐洲專制、極權君主的出現是因爲政教合一–君權神授之思想所形成。文藝復興、人道主義批判了教廷,觸發新教改革(reformation)運動並引起宗教戰爭。美國的第一批移民就是爲了避開宗教戰爭而出海的。自由是相對壓制而成的,對抗這種壓制的武器,我們叫做權利–所謂的公民權;自由只是公民運用公民權的表現。權利也是自由的限制,你的權利不能侵犯我的權利,否則就一種壓制行爲。因此,權利是自由的表現,也是自由的規範。沒有權利就不會有真正的自由。孫文不先談權利而先談自由,誤之甚矣。

中國人的問題是,就像孫文一樣,對自由與權利不求甚解。很多人談論自由時都會說這樣的話:「每個人都有自由那不就是世界大亂?(中國人都有自由那不就是世界大亂?或,中國人這麽多不管不行)」,但並不清楚當然我們談論自由時,權利已經包含在内,自由程度自然不能超出權利範圍。出現這種問題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缺乏啓蒙時代,人民沒有接受過人文運動、科學革命的洗禮。擧個例子,中國人談宗教會認爲凡是大衆認同宗教都這向善的,只要向善就不去批評,不去認識一教之教義、核心信條到底是什麽,於是迷信,就是不迷信也拒絕談論,拒絕聆聽批評,認爲須要無條件地尊重,甚至接納某一種意識形態,因此缺乏評判精神,也就失去科學革命所留給西方的一大資產。

要讓人民明白什麽是自由得先讓他們箇中原理,不能停在論個別事件的階段。自由與權利的討論須要貫徹到社會生活每一個範圍。家庭生活有自由與權利範圍,並不能是家長說了算。工作環境中也有自由與權利,並不是老闆說了算,也所以我們要有工會。科學、理性討論乃界定權利範圍的唯一方法。科學、自由、權利,三者蓋不可分也。吾輩文人、學者、教師、公民的首要任務應當是塑造中國的啓蒙時代(另加文藝復興與科學革命)。

http://wp.me/pXZbk-xc

廣告
本篇發表於 發展,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書作論法, 月旦評, 歷史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