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的泥沼:民間組織篇

我從事發展經濟學的研究與相關工作,看到一些像這樣的博客,實在不得不慨嘆:原來大多數人不知道「發展」、「扶貧」、「教育」是什麽。往往抱著「慈善」概念,單靠一顆「愛心」,去做「善事」,而不問所做的事有什麽後果/效果。結果是好心做壞事,浪費時間、精力、金錢,對「被扶貧」的人卻沒有好的影響,甚至只有負面影響。

不打算過度的批評宗教慈善團體,但我知道中國有一些收留孤兒的宗教慈善團體會要求他們的孤兒留下來當修女或神父,孤兒沒有受到宗教以外的教育,當修女或神父往往成爲他們的唯一出路。在這些組織中生活,兒童完全接觸不到對他們發展甚爲重要的性教育,因爲「性」違反教條。有修女甚至問我她可不可以發放避孕套。連自己都不懂得這些事情的道理,怎樣去照顧兒童?更枉論幫助兒童的發展了。

事實上,宗教慈善都存在這個通病,德肋撒修女的「神愛宣教會」就是一個宣揚痛苦的組織。她的組織裏面並沒有幫助病患者的醫療設備與人員,甚至沒有考慮過如何減少病患者的痛苦。外界不知道她的錢用在什麽地方,有這麽多捐款卻不購買設備、聘用專業服務人員。宣教會名符其實的只是一個宣教會,病患者除了接受傳教以外沒有得到任何幫助(最多只是為病人祈禱,但祈禱對病人沒有一點幫助)。而傳教當然不缺少「傳教常餐」:痛苦是神的考驗,你要接受貧窮與痛苦,貧窮與痛苦能讓你更接近神等等等(詳情見Chirstopher Hitchen. The Missionary Position: [Mother Teresa] was asked: “Do you teach the poor to endure their lot?" She replied: “I think it is very beautiful for the poor to accept their lot, to share it with the passion of Christ. I think the world is being much helped by the suffering of the poor people.")。

這種工作方法對真正的扶貧工作只有百害而無一利:把資源耗在無用的地方上(傳教、舉辦「扶貧旅行團」),而真正需要的地方卻得不到資助。孩子的教育應該是全面的,而不是每天接受傳教和唱聖詩,也不需要向外界銷售他們的貧困。當地的社會、經濟也需要外界支持以得到發展,否則孩子永遠都沒有出路,貧困的孩子製造貧困的孩子。孩子們有沒有接觸到院外(或教會外)的外界社會?有沒有接受科學知識、工作技能的教育?在「慈善」兩個字前什麽都不再被過問。

「扶貧旅行團」對發展領域工作者來説更是一種侮辱:一幫外地人到這裡來幾天除了跑跑跳跳,吃飯唱歌跳舞之外就沒有做過一些有建設性的事情,然後就大談特談扶貧。我知道一些地方會讓「扶貧旅行團」的短期志願者/義工/志工去教當地小孩英語。這行爲很可笑,這些小孩連在當地上學的機會都沒有,你教他英語有什麽用?你去那邊幾天,教了幾個單字就走了,這對小孩來説是個什麽樣的影響?除了讓自己「感覺良好」之外,我看不出這種行爲對任何人有任何好處。

如果任何人真的想幫助活在貧困中的人,想做出實際行動,請聯絡本地或當地國家的發展領域專家與組織,他們可能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又或者是捐助金錢予有信譽的、有工作能力的組織,他們的工作人員很需要幫助。甚至是什麽都不作,都會比你辦旅行團跑去那邊跑跑跳跳好得多,接待你需要金錢、食物、時間、精力。不算其他,只算你去到當地所消耗的食物,把它們用在飢餓的人身上就已經可以減少很多痛苦:你去那邊是浪費食物。你坐飛機還需要燃油,你連不破壞環境也做不了。正義所要求的首先是不作惡,請真正的做到不作惡,然後才去做「慈善」。

http://wp.me/pXZbk-v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經濟學,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發展的泥沼:民間組織篇

  1. KaHing 說:

    可悲……坦白說,很多組織的目的是宗教,慈善是一種手段。好像宣明會與樂施會,前者有宗教背景,後者沒有,我對前者沒有任何偏見,況且也有捐錢給他們,但我知一些人寧選後者,就是因為沒有宗教背景。

  2. 山中 說:

    坦白說我不清楚香港宣明會、香港樂施會的工作重點是什麽,雖然我知道它們在中國有一些工作,但不知道效果如何。英國樂施會的工作我很清楚,它對世界糧食/農業狀況的研究都被學界廣泛引用。這些研究不一定完全正確但它們能引起公衆注意與討論。如有必要,我會選擇捐錢給英國樂施會,雖然我從來不捐錢,因爲我個人對「慈善」–捐錢就是好事–這個概念很反感。如我要捐錢,我會把它看成是一種「投資」,尤其是對研究工作的投資,它是社會發展過程中最重要的工作,需要找出系統性的發展策略。

    雖然我在文中批評了宗教慈善,其實非宗教組織也有很多問題(當然,這些問題也會出現在宗教組織中):詐騙、工作影響力低、固步自封、盲目冒進等。形成這些問題的原因很複雜,但都可以追溯到同一源頭–「慈善」。因爲「慈善」,就不再去問工作方法的好與壞,是不是有效果,反正做「善事」就是好。這種慈善概念其實是阻礙社會發展的重要因素。

    舉一個例子,中國依然有數個與世隔絕的麻風村,村裏面有一些小孩子。做「慈善」的人只會想如何在村裏辦學校。做「發展」的人會想如何讓孩子接觸村外的世界,讓他們融入外面的社會,有什麽可能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