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元的出路

雖然我早就已經說港元的聯繫匯率機制有問題,港元爭論現在才正式開始:匯控(0005)行政總裁歐智華認爲港元應與一籃子貨幣掛鈎。金管局反駁說指若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透明度會降低。

首先,若爭論只限於掛鈎,一籃子貨幣會比只跟美元掛鈎好一點,因爲它能賦予更多的自主權,香港貨幣政策不用完全跟著美國走。

第二,這爭論反映出金管局並不為本土經濟負責的態度。單説透明度會降低,而不說喪失自主貨幣政策的意義。聯繫匯率機制中美元貶值意味著:1)香港本土沒有生産的經濟體不會有出口的好處(除了旅遊業出口);2)產生輸入型通貨膨脹;3)熱錢流入引發資產價格上升,引起資產泡沫;4)旅遊業出口有比較優勢引來很多很多「大陸客」到香港購物(現在全球經濟問題也只有「大陸客」可以到世界各地搶購),加劇通脹問題,也加深社會矛盾。與美元掛鈎的唯一好處(貨幣價格穩定以外)就是能直接吸納海外美元資金的能力,而它只對金融業有好處。

第三,爭論反映出香港政府、金管局、匯控(0005)行政總裁等所謂「菁英階層」都不懂經濟學,只懂得圍著聯繫匯率轉。

香港的貨幣政策問題來自「蒙代爾三難」。聯繫匯率本身可以是有效的政策,例如Bretton Woods的聯係匯率,但它的有效與否得取決於1)制度支持;2)世界環境。Bretton Woods的崩壞就是因爲美國需要美元貶值而不再支持這套制度。缺乏世界性制度支持,各國需要自由浮動制度加上央行貨幣政策來維持貨幣穩定。香港的問題是經濟規模太小與太過外向,貨幣浮動可以引發很大的問題。知道這些背景,我們就可以做出不同的方案:1)使用浮動匯率制度,建立強而有力的中央銀行操作貨幣政策,沒有證據顯示央行在經濟正常運作狀況下不能維持貨幣穩定,聯係匯率完全是做給外國投資者看的制度,沒有實質意義;2)採用追隨人民幣匯率制度,但並不挂鈎,由中央銀行考慮過本土經濟決定貨幣政策與兌人民幣匯率;3)建立opt-in/opt-out機制,港元可以在一定的美元匯率範圍内作輕微浮動,過了這個範圍則開始由央行調控。

三者均需要一個中央銀行操控貨幣政策。當初聯繫匯率制度或阿根廷建立貨幣局的原因之一是國際間有「發展中國家的財政、監管制度不能信任」的這個主張,假如金管局有這種專業能力或可以被其他人所信任,為什麽不把自己改組為香港中央銀行?透明度的多寡取決於香港中央銀行專業能力與組織制度。金管局現在這種做法是否在說明它對自己也不信任?

http://wp.me/pXZbk-uC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