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積金爭議:政府、學者海軍鬥水兵

強基金爭議中政府的提案:

積金局將交報告及諮詢公眾,建議容許市民可在危疾、置業首期欠款、失業、子女外國升學及治病時,在未滿六十五歲提前領強積金應急。

港大社工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周永新回應:

積金局未搞好退休保障制度,便想其他方法削弱市民退休權益,認為積金局不應將強積金變成「萬能基金」。

周永新認為,每人強積金戶口平均滾存僅十多萬元,如子女外國升學每年動輒十多萬元,提早取款也不足支付學費。他指出,市民多年來心中對強積金已是個「爛到唔爛」的制度,促請積金局取消公眾諮詢,不要浪費時間。他又認為,積金局應盡快實施半自由行令管理費降低。

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正言匯社社長張超雄認爲:

反映的,其實是整體社會在房屋、教育及醫療制度的問題。要幫助市民,政府應該對症下藥,改革現時千瘡百孔的社會福利制度,或在短期而言動用關愛基金提供及時的援助,而非將這些責任轉嫁給市民,打強積金的主意。

強積金原本的設計缺陷實不易改變,政府唯一可以做的,是引入社會保險形式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只有這樣才能為港人帶來對退休生活保障的信心。

說了半天兩方面都沒有切中問題核心:香港缺乏有效的社會保障制度。政府不願意花錢,又需要做出措施幫助市民應付個各種風險,所以才打雖然低效,但唯一一套由基金支持的強基金主意;周永新(應盡快實施半自由行)與張超雄(引入社會保險形式的全民退休保障制度)都只針對強積金管理費與提取方法作評論,而不去論說有系統的社會保障制度的重要性。問題的重點是,社會保障型退休金必須有1)單個基金運作;2)政府支持的統一管理才能有效降低管理成本並使大衆受惠。

政府、學者都沒有察覺不同的風險應由不同人群承擔,因爲支付/受益體制不一樣,所以需要建設幾套相應制度(政府不「察覺」是必然,因爲政府的意識形態和應付相關利益者,但學者不察覺則是失職)。退休有退休保險、失業應有就業保險、醫療應有醫療保險、升學有學生貸款、置業需要政府與金融體系支持的「可支付房屋」(affordable housing)政策。社會安全網(social safety net)是由多套社會保險制度交織而成的。另外,退休保險有一定的模造性,可以在它之上增加殘障福利計劃(加拿大在使用,學者應該要有信息),在一定程度上幫助身心障礙者。

http://wp.me/pXZbk-tF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