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展的泥沼之二

延續前篇文章的這個觀察:

中國從事建築的農民工的生活質量並不會因爲他們的去城市工作而提升多少,他們工作時居住在家鄉外,環境非常差的臨時房屋裏。

中國所謂的「農民工」是指從農村流動到城市從事各樣工作的原農民。他們在社會的地位等同於其他國家的「外籍勞工」。不一樣的是,中國的農民工可以選擇帶他們的家庭到他們到工作的城市,因此他們可以會變成「移民」,但大多數的農民工會選擇隻身前往城市工作,因爲1)城市的消費水平較高;2)中國的戶籍制度不容許「移民」獲得當地居民同等的社會福利與服務。因此,農民工的收入大部分會回流到農村。

再加上中國的大規模房地產、基建建設大量使用農民工,這樣的經濟結構可以使農村收入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以回流帶動經濟的限制在於收入的回流並非沒有成本,賺取收入的工人需要應付自己的生活費,而且工人收入本來就不是很高,所以並不會有的資金可以回流。另外,資金回流到農村後,生活在農村的家庭需要選擇資金的用途,用於消費、投資或儲蓄。農村並沒有太大的消費與投資空間,有貨物選擇少、人口收入不高並且分散、缺乏基礎設施等局限,因此家庭滿足了必須的消費後把回流資金會用於儲蓄,而形成以下局面:

這假論可以解釋中國農村儲蓄率高與收入增長率低的現象。測試它的方法也很簡單,只需要找出農村儲蓄率對「外籍勞工」收入的比率和跟農村消費模式做比較。

假如這假論正確,要提高農村經濟水平就需要對農村消費與消費型投資(購買機器等)作更多投入。中國農村經濟結構的最大約束是土地不能自由買賣,而當年作爲改革開放「發動機」的鄉鎮企業有逐漸退出市場的趨勢(發展模式跟不上經濟結構)。改變方法有:1)土地改革,容許土地自由買賣,使農地能夠合併從而得到規模化的發展;2)鼓勵農民使用賣出土地所得資金前往農村附近城市開業投資,政府對農民創業者應提供貸款、稅務與技術支持,但應阻止購買房產;3)農民失去土地會流向城市,政府需要做出一套有效的廉租屋與社會保障政策。

就方法1)而言,改革開放過程中不進行土地改革是爲了保障中央政府的財政收益,在當年是有效的「次優政策」,但今天政府財政在稅務上的到保障,土地不能自由買賣只會阻礙農業的發展。當天有效的政策會隨著社會發展而變成一種阻礙,經濟增長超越了社會制度所容許的空間。如果中國政府不能反思它的施政理念,中國將永遠陷於這種泥沼之中。

http://wp.me/pXZbk-sU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