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醫保不可行

政府以500億資助自願購買醫療保險的人,這個沒有「公共選擇」(public option)的方案會導致以下問題:

1)沒辦法改變高風險、已發生風險者不受保問題,就算政府強制規定必須受保,保險公司依然會找出很多漏洞,這點我們在美國已經看到;

2)假設真的能強制受保,高風險、已發生風險者是最需要保險的人,因此私營保險公司與醫療服務機構會增加保費與醫療成本以應付服務的使用理賠(假定該保險可以選擇私營醫療服務機構),解決不了醫療成本問題;

3)不強制所有人購買保險,必然會出現「搭便車」問題,年輕並在職人士因爲身體健康不需要投保,投保人基數減少,使保費增加;

4)缺乏社會保障基金與稅務(工資稅)支持,500億只能資助一部份人,這部份人又可能已經購買保險,又或者是有能力購買保險的加額買保險,需求量增加保費增加,因此回到問題3);

5)因此,500億出來後保費必然增加,使得貧窮人士、兒童、老人、失業人士、退休人士等買不起保險,投保人基數又減少,保費又增加,使得有真正有需要人群得不到保障(有典型的「逆向選擇」問題)。

這也是爲什麽美國醫療改革必須有「公共選擇」,而它缺乏強制性因素也一直是它的詬病。一套有效的醫療保險制度應有以下幾點:

1)強制性、全民性以幫助有真正需要人士,減少「搭便車」問題,降低保費。

2)以稅務與社會保障基金所支持全民性醫療保險,否則制度將不可持續。「大數定律」使每個人的保費能降到最低,稅務支出又使政府有控制醫療成本的激勵。

3)「公共選擇」,防止不受保、不理賠問題。政府管理社會保障基金,減少投資風險與管理費並增加控制成本的能力與激勵。

4)高效的公營醫療體系,私營醫療機構有提高價格的激勵,加入「公共選擇」醫療保險容許受保人選擇私營醫療機構,這必然會增加保險(醫療)成本。爲了控制成本,公營醫療體系必須有很強的競爭力,一些國家(加拿大)甚至只有公營醫療與公營保險(英國、加拿大、北歐諸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