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遞補無諮詢 好痛心 沒汲23條教訓」+ 詩一首

來自明報新聞(Yahoo! News HK):

對於遞補機制惹來社會反彈,葉太批評是政府低估民意,「不明白為何要在七一前推出來」,她慨嘆今次政府的推銷手法,比03年她推銷23條時更為不足,「看 到好痛心」,「03年我最少做了3個月諮詢,7間大學去了5間,去論壇被人鬧到瞓喺度!」今次政府不單沒有諮詢,亦沒有團隊精神、欠缺誠意﹕「為何(律政 司長)黃仁龍咁遲出來?特首至昨日(前日)才說話、政務司長隱形,整個行政會議去了哪裏?」

……

作為前局長,葉太說提出問題並非要推翻政府,亦不希望政府倒台,但認為政府推銷政策是需要面對群眾。葉太稱,政府無可避免會推出不受歡迎政策,但要對符合 長遠利益的原則堅定,就像她當年推銷23條立法一樣﹕「或者03年有人認為我的嘴臉討厭,批評我的態度,在23條上,我由始至終都只是為我推銷不好而道 歉,但不是23條的原則」。

遞補機制的問題是因爲無咨詢?那殺人犯的罪惡也只是在於沒有徵求受害者意見。看到大遊行就反過來說政府不是,這麽有原則,真的關心民意的話就應該表明態度說為會在議會帶頭投反對票。充其量葉劉只是一個機會主義者,香港的Sarah Palin。

更新

來自商業電台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認為,立法會議席遞補機制的討論時間雖然較短,但仍有需要盡快通過,準備區議會選舉。他指去年五區補選時市民已有很大反響。
港區政協委員劉夢熊亦同意,需要修例堵塞漏洞,但認為港府做法不高明,選擇時機不當,缺乏廣泛諮詢亦朝令夕改。對於市民上街劉夢熊認為市[民]有表達意見自由,但關注可能被人利用。

唉。殺人犯的問題也是「做法不高明」,「選擇時機不當」,「缺乏廣泛諮詢」;市民有上街表達要處罰殺人犯的意見,但需要小心被受害人利用。我的問題是,爲什麽香港有這麽多位高權重的人渣?

香港的狀況令我想起 Martin Niemöller的 “First They Came…"

我譴責家長帶小孩子上街,因為他們的抗議與我無關。

我贊同警察對待馬路示威者的手法,因爲他們的抗議與我無關。

我責備罷工者,因爲他們的行爲損害我的利益,他們的抗議也與我無關。

我不過問金融業去監管化對消費者的不公,因爲受錯誤信息誤導是他們蠢,與我無關。

我不為新移民爭取合理的同等對待,因爲我不是新移民,有香港三星身份證理應高於所有新移民、外來人一等,但低於來自歐美的白種人,因爲我害怕他們,平等權利義務之事與我無關。

我責怪下一代對現實不滿,因爲我在過去比較有社會流動性與機會的環境下獲得了財富,制度不公與我無關。

我不爭取社會保障制度的建立,因爲我有錢看病、買私人保險、儲蓄退休,窮人沒錢減低生活中的風險與我無關。

到了與我有切身利益關係,我才到街上漫步一天,非常「理性」的爭取我的權益。

只有一天,只有漫步,只有我的權益。這叫做「理性」。

我是地道「香港人」。

http://wp.me/pXZbk-rn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