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空前危機前夕

西班牙發生抗議歐元示威。感意外的是這並不是由希臘發起。

因爲希臘的狀況,它脫離歐元的機會成本會比西班牙低。在高債務、高失業、低增長、民衆極端不滿,「退鈎」能換來貨幣與財政政策的自由度,不「退鈎」也只能瞪眼觀望經濟持續衰退,因此「退鈎」比較有利,成本是發生「擠提」的可能–歐元資本為避免資本貶值而撤走。因爲經濟狀況日益惡劣,加上民主政府到最後一定要面對人民,「退鈎」的機會逐漸成本減少,平衡點趨向「退鈎」。

西班牙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但愛爾蘭的資本外逃已經慢慢地進行(bank walk)。以目前的狀況而言,希臘、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都很可能脫離歐元(先宣佈破產),問題是哪一個先行。只要有首事者,其餘國家都會跟著退離,這會引發空前的資本外逃。我們眼下的經濟問題不只是雙底衰退,而是另一次大蕭條,加歐盟制度崩壞,加上中國步入滯脹。這可能是我們「所知道的世界」的完結……

替代方案是使歐盟貨幣聯盟變成財政轉移聯盟–是歐盟有貨幣、財政政策的能力,在這之上歐洲議院需要完全的民主化。歐洲央行需要成爲為一個負政治責任的中央銀行。問題是「政治力量阻擋了所有有效的應對方案,使得我們沒辦法應付危機」。

更新:Dani Rodrik鼓勵希臘儘快重組債務

http://wp.me/pXZbk-q4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