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傳媒水平低下的見證

報道標題為:汶川地震有災民少女為償重建債做雛妓

這是一件多麽震撼的事情!看到標題,我很自然想到報道會論述一個災後少女如何淪爲雛妓(!!!)的整個過程。為什麽會欠下這個款項?爲什麽有這麽多慈善團體卻沒有人承擔這個債務?政府在幹什麽?團體得知這案例後它怎麽辦?有沒有警察的介入?在什麽地方做妓女?通過什麽渠道?有什麽辦法去幫助這女孩或改變這情況?

有這麽多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報道卻筆鋒一轉:

另外,理工大學康復治療科學系,過去三年在德陽為二千多名災民提供復康治療。有參與項目的教授指,除了協助受傷災民使用義肢外,更重要是讓他們投入簡單的工作,重拾心情自力更生。而大部份災民都能樂觀面對。

……是,我明白災民需要重拾生活,但它跟雛妓的事情比起來哪個重要?!記者操守有否要求報導更重要的事情這一項?記者有否想過他的工作有什麽意義?

http://wp.me/pXZbk-iI

本篇發表於 傳媒水平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