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中國食品安全

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將會在近日印發《食品安全宣傳教育工作綱要(2011-2015年)》(有趣的是在網上找不到原文與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辦公室網站,另外,印發一個文件並不是什麽了不起的事)。報道中說《綱要》的主要内容在於:「廣泛普及食品安全法律法規和科學知識、強化食品生產經營者的誠信守法經營意識和品質安全管理水準、提高社會公眾的食品安全意識和預防應對風險的能力,增強食品安全監管人員的責任意識和執法能力……嚴格落實「先培訓、後上崗」的制度、生產經營單位負責人和主要從業人員每人每年接受食品安全法律法規、科學知識和行業道德倫理等方面的集中培訓不得少於40小時 」。

説穿了,中國政府還是不知道(或不去面對)食品安全問題的根源所在。食品出問題,並不是生産者不懂得怎樣生産安全的食品:誰都知道雞蛋應該是母雞生出來的,並不是化學合成物;誰都知道安全的饅頭是由新鮮的小麥粉製成,而不是用過期饅頭製成新饅頭。公衆(消費者)更不可能分辨食品安全不安全:化學物混在肉裏的目的就是爲了蒙蔽消費者;過期饅頭會經過加工使它看起來像新饅頭;牛奶中的三聚氰胺更是誰也喝不出來。要消費者應付食品風險的唯一辦法就是不吃不喝。

明顯的,這並不是缺乏科學知識(常識)的問題,也不是一個道德問題。在市場經濟中,沒有人會單憑道德而去信任生産者,能改變生産者行爲的只有有效的激勵:合理的經濟收益與監管機制。換句話說,明確的獎勵與懲罰。因此,食品安全是一個政治經濟問題。經濟上,國民收入(國家財富分配)增長速度跟不上國家收入(GDP)增長速度;低實際匯率,出口主導政策形成内銷商品比外銷商品更昂貴,國民對内銷商品的購買力低的現象(等於是補貼了進口國的消費者);另外還有持續性高通脹。在這情況下,非國有、非出口、小規模的生産者要在中國激烈競爭的内銷市場中生存,他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壓價,首先是人力成本,再來是原材料的成本,多減少一分成本等於多一分錢的邊際利潤。因此當一個生産者以壓價、降低質量的方法佔有市場份額時,其他的生産者也會跟隨(這是微觀經濟學101的課題),市場壓力導致食品不安全現象。

政治上,紐約時報清楚的指出問題: 「因爲中國的鐵腕政治控制,中國並沒有有力量的消費者組織去倡導改革、提出懲罰生産者的訴訟或是游說政府在保護消費者利益上做出與它在保護自身權力上的同等關注」。核心問題在於中國政府忽視民間聲音在保護社會安定中的巨大作用。有效的消費者組織與集體訴訟可以及時發現食品問題所在,告訴政府市場信息,只有獲得信息政府才可以及時做出有效的監管。政府在監管的同時也需要民間的觀察來監管監管體系的效率。不留心民間聲音等於是政府主動放棄一個接受信息與建議的渠道。政府需要考慮如何讓民間加入監管體系。

把上述兩者加起來,我們可以得出政治經濟學的結論:中國需要有效的問題發現機制,而這機制需要社會各方,政府、生産者、消費者,的參與,發現問題並產出有針對性的政策。這機制並不止限於食品安全,它需要有從宏觀角度上做出政策修正的能力,解決制度上的矛盾。換句話說,中國需要一整套嶄新的參與性社會制度。參與性社會制度可以幫助減輕貧富懸殊問題,以更有效的財富分配加快國民實際收入的增加,做出對應本國需要的匯率制度使國民購買力得到提升,這樣才可以以有效的激勵改變行爲,從根本解決問題。缺乏有效激勵的政策,不管政府如何重視,不管如何呼籲道德,不管做出什麽樣的法律,都會形同畫餅。

http://wp.me/pXZbk-i6

本篇發表於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