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低工資對香港通脹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新聞報道說有學者認爲最低工資會引起通脹,並且會在兩到三個月後出現。現在每個人都說通脹,但並沒有聽到人說通脹是什麽,通脹對生活會有什麽影響、通脹的主因是什麽等問題,應該做出什麽政策減少通脹的問題。

要説明通脹的問題,我們必須要看清楚並正確解讀數據,並非聽到通脹就要恐慌,也不必要誇大最低工資的影響。現時世界能源與食物價格高企,它們的影響可能比最低工資大,而要找出它們的影響力,我們需要分辨清楚能源、食物價格與最低工資對價格有什麽不同的影響。

香港的能源與食物大多從世界各地,尤其是從中國進口。因此,能源與食物價格是香港本地價格的外生因素(exogenous factor);跟這因素相應的是貨幣的購買力–港元匯價,假如港元的購買力大,這外生因素的影響力將會降低。另一方面,最低工資,作爲人力成本,是作爲香港本地產品與服務的投入而被計算到本地出產的產品與服務價格中,因此它是内生因素(endogenous factor);與之相應的是香港人的收入(這裡指個人收入,wage),收入越高,通脹的影響相對降低;對已退休,靠儲蓄過活的人而言,他們所需要關注的是利率,利率越高,通脹的影響越低(這也是與通脹挂鈎債券的好處)。提高利率又會減少貨幣流動性,增加港元的國際購買力。

因此,在這前提下,綜合消費者指數(CPI)對我們找出通脹的真正影響力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因爲這指數把所有貨物都包含在内,包括能源、食物與和本地產品與服務的價格,也就是說外生與内生因素都會在指數裏面。要找出内生因素跟通脹的關係,我們需要從綜合消費者指數中撇除浮動幅度大的價格,例如能源與食物價格,留下價格浮動幅度小的本地商品(因為價格粘性,内銷的本土產品與服務價格變動一般非常慢)。因此,如需要找出内生因素對通脹趨勢的影響,我們要觀察核心通脹(core infation)走向,而非綜合消費者指數的變動。雖然金管局的研究員也鼓勵使用核心通脹作爲衡量通脹的指標,可是我在金管局網站找不到香港核心通脹的數據(如有人知道香港核心通脹數據,請告知)。雖然如此,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能使用核心邏輯,我們可以使用相似的指標,GDP平均物價指數(GDP deflator),找出國内(本地)因素對價格的影響。

這是香港GDP(藍:美元匯價計算;綠:PPP)與GDP deflator(紅)的比較:

Source: IMF

從圖(1)我們可以看到兩點,第一,香港的本地產品與服務價格水平跟1998年的歷史高位還差一段距離,我們可以問爲什麽97年前後沒有人說通脹的問題?第二,我們可以看到,以PPP計算香港GDP增長會遠高於以美元匯價的計算方法,這反映了港元的匯價過低的問題。美元匯價與PPP計算GDP的分別與如何解讀在這裡已經提過了,這圖表驗証了理論,我們可以看到港元匯價在1997-2000年間的亞洲危機中是明顯的過高,但當時政府並不是調整港元匯價以達到PPP水平,而是透過98-06年間痛苦的内部通縮(透過失業、降低工資來壓低内需)來「走出經濟衰退」(事實上只是容許經濟衰退到一定程度讓它自動反彈,並沒有經濟政策可言,而這反彈的主要原因可能是中國資金的流入)。到現在GDP/PPP遠高於GDP/美元反映了政府並沒有調整港元匯價使之接近PPP水平,所以香港要面對高通脹。Swan diagram模型很清楚的預計匯價與内需不平衡的問題:

Source: Paul Krugman

我們再細看不同的通脹數據:

Source: IMF

上圖(3)顯示的是兩組通脹數據,消費者價格(紅:年度平均;綠:周期)與GDP deflator(藍)。消費者價格以各種商品價格計算,其中包含進口無、能源與食物,GDP deflator並不以商品價格計算,而是以(名義GDP)/(實際GDP)*100的方法計算,反映的是當年本地出產的產品與服務價格(GDP不包括進口)與基準年(base-year, 上圖是2008=100)價格的差距。透過兩者的比較我們可以大約看到進口商品、能源與食物價格對通脹的影響。圖(3)的消費者價格遠高於GDP deflator,反映香港的通脹主要是因爲外生因素:進口商品、能源與食物價格。港元匯價低又會提高以港元計算的通脹水平。從GDP deflator中我們可以看到香港的本地價格並沒有回復到1998年的高位,也就是說香港本地的内需(工資等内生因素的水平)其實並沒有真正從亞洲金融風暴中恢復過來。如果說最低工資會引起通脹,這一種通脹我們並不需要害怕,因爲,第一,香港的工資還有空間提升,内需與構成内需的各種因素並沒有回到1998年水平;第二,真正問題在於外生因素:進口商品、能源與食物和匯價。

(注意:圖(3)消費者價格的基準年為2005,在解讀過程中要稍作調整,這並不影響結論。)

爲什麽匯價會這麽低?答案很簡單,因爲利率與美元挂鈎機制:

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發生,美國要大量注入流動性,引起美元貶值與低利率。因爲聯係匯率的關係,港元也需要跟著美元浮動,港元需要跟隨美元調低利率(圖4)。結果是港元對美元匯價不變但對其他貨幣價格有所變動。因爲中國為香港的最大輸出國,所以港元兌人民幣匯價最能反映匯價過低的問題:

上圖(5)顯示港元在2005年以來一直以緩慢的水平貶值,到了2008年幅度加大,跟圖(4)利率降低時期正好相符,到2011年一月又一次大幅貶值。中國通脹高企,代表中國產品價格大幅上升,而港元匯價卻不停貶值,這代表香港人購買中國產品是需要用更多的港元,差距越大,香港通脹越高。

這是根本問題所在,聯係匯率並不符合香港的經濟現狀,跟隨美元匯價的低利率政策引起了負面效果:熱錢流入導致資產價格飆升,港元兌人民幣匯價過低導致輸入性通脹。説到這裡,我很懷疑報道中的學者對經濟學與世界經濟動向有多少了解,最根本的問題不談論卻談論次要的最低工資。這樣的論調嚴重誤導公衆對公共政策與經濟動向的認識,會引起錯誤的政策選擇。正確對付通脹的方法是與美元脫鈎、制定香港本土的貨幣政策、提高利率、提高港元匯價、打擊熱錢流入、制止資產價格過度提升。與此同時,香港需要定下一套經濟政策以真正的回復内需。最低工資能提高低收入人士的消費水平,但對中、高收入人士的收入與消費並沒有太大的影響(消費偏好不變的同時,他們可以要求加薪,企業把利潤的一部分正當的分給員工是它們的責任),對恢復内需有一定的幫助。香港需要脫離以往以廉價勞動力換取低物價的時代(早就過時,跟中國相比沒有比較優勢),而轉型到高技術、高質量的經濟發展。

最低工資並不可怕(如果真的有大問題,爲什麽幾乎世界上所有國家,包括中國與美國,都採用最低工資制度?),可怕的是公衆對經濟不理解而得出錯誤的觀念,阻礙社會進步。

—–

把文章放在首頁是因爲香港的經濟狀況在這兩年間沒有發生任何改變。20-2-2013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經濟學,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