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問題乃愚蠢所致

中國的經濟問題已經開始受到廣大的關注,我自己也早就與多次提及過爲什麽中國不能以現在的方法發展經濟。主要問題是國民實際收入偏低與人民幣匯價過低,因此内需一直擴展不了,見這裡這裡(還有這裡) 。

纽里埃·鲁比尼(Nouriel Roubini)持有跟我相同的看法(其實是大多數經濟學家的觀點):

對於高儲蓄率的傳統解釋(缺乏社會安全網,有限的公共服務,人口老化,消費信貸的不發達)只是這一迷局的其中一部分。中國大陸地區的消費者並不比香港,新 加坡和臺灣等地的同胞更傾向于儲蓄——他們都同樣會將大概30%的可支配收入存起來。但最大的區別在於家庭部門占中國GDP的比例小於50%,因此也只給 消費留下了一個很小的空間。

最根本的問題是普遍人民沒有分享到經濟發展的好處,大部分利益停留於國有企業、地產發展商、出口商身上,工人與「新進者」並沒有有效的辦法積累財富。因匯價低與少部分人擁有社會大多數財富所帶來的通脹蠶食普遍人民的收入,也令人民對社會失去信心。在這裡提到中國不去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而只從枝節上入手,其中對包括對農產品限價,而這是個愚蠢之極的作法。明報新聞

山東省城歷城區唐王鎮一名39歲村民韓進因菜價低賤,每公斤僅0.16元人民幣,絕望上吊自殺。村民指他當天從菜市場回來時邊喝酒邊哭,說「菜這麼便宜看 不見一點希望」、「不想活了」。其父母今年70多歲,還有兩個分別14和6歲的女兒。內地最近天氣和暖,蔬菜收穫大增,收購價低迷,但城市售價未見大跌。

中國的改革開放對農產品價格改革採用雙軌制:一部分由政府採購,政府採購額之外的產出可以由農民自由處理。這制度一直沒有改變,農產品價格,尤其是主要糧食,一直由國家控制,大部分產出由國家收購,農民沒有議價權,這是爲什麽農民一直貧窮的原因(大部分農民從事糧食生産,少部分非糧食生産的農民,例如出產龍井茶葉的農民相對富裕)。現在政府為安撫城鎮居民情緒而對各種產品限價,因此雖然通脹加劇,農產品價格反而變得更低。這樣的結果是農民活不下去,應該獲得的收入被用來補貼城鎮居民消費。城鎮居民的生活水平也沒有因爲這個補貼而得到什麽改變,因爲收入增長速度始終跟不上通脹。

中國所需要做的是改變財政和稅務制度,並對財富作出有效與更公平的分配。首先要改變貨幣政策,增加人民的購買力。第二,除了加大累進稅的幅度,增加富人的稅務責任外(政府已經提出),還需要增加對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的投入。第三,取消或改革農產品採購制度,容許農民已市場價出售其產出,增加農民收入。第四,改革農地制度,容許有效的農地合併,以規模經濟激勵農業現代化,以增加產量降低糧食價格的壓力。第五,減少沿海、富裕地區的固定投資,增加對中部地區的各種投資–基礎建設、產業、人力資本、社會資本,使各地區有更平衡的發展。第六,增加社會安全網的投入,尤其是對發展落後地區,並改革戶口制度,鼓勵人力資本往落後地區流動,以帶動經濟發展。第六,更多的在中、西部應用工業政策。

中國政府應該明白中國經濟不能以過往的方法發展下去。一來是經濟發展已經超過制度所能承受的。二是,中國經濟已經過了高速發展而不會產生副作用的階段。改革開放試驗與試點的方法需要更與長遠的政略目光和計劃所配合。現在才作這些改變可能已經太遲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