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正義與民主的穩定性

Dan Little關於Wisconsin示威的文章。翻譯一小段讓大家跟香港的評論對比一下:

在Wisconsin的持續示威與抗議中,我覺得一件很值得思索的事是上街的人的原動力並不是主要來自於個人的物質利益。反對州長Walker的持續示威與熱情看起來是來自於Wisconsin與全國人民的憤怒,憤怒Walker做出計劃,嘗試減少人民的權利–在這事件中,工人集體談判的權利。

他並沒有批評示威者持續聚集,反而認爲持續聚集是民主、爭取正義的表現(請看原文)。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麽香港人可以指責周日的示威者,也不明白爲什麽香港人可以爲了6000元形成反新移民活動。還是那一句,「不瞭解正義、公正、平等者不可能追求民主自由」。

哦,還有小孩子!而且是拉丁裔人(他們都是移民,不管已入籍與否)支持Wisconsin示威!這是一股為爭取公義而聚集的團結力量。爲什麽香港人就不能團結?

http://wp.me/pXZbk-7H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