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香港有好多Rednecks

6000元盡顯香港人(部份,我強調,是部份)層次有多高(請觀看評論)。排外、歧視、偏見、不懂理、自以爲是的陋習集中暴露出來。Kongers就是Kongers

法治的其中一個基本原理是:有權利就有義務,有同等義務就有同等權利。是為平等、公平。因此,同樣的經濟義務有同樣的經濟權利;同樣的政治義務有同樣的政治權利。

就以法治這點,憑什麽說新移民沒有資格領取6000元。他們在香港的身份等同美國持有綠卡人士(更好的例子是加拿大的「落地移民」)。在西方國家合法移民只要他們有工作、交稅,一樣有與其他國民一樣領取福利的權利。香港的新移民只要有工作,與其他人一樣交稅,為什麽他們沒有與其他「永久」香港居民一樣的經濟權利?更甚的是連不工作不交稅的學生也可以獲發6000元,但辛苦工作並交稅的新移民就沒有。這不僅是歧視更是違反了法治的權利義務原則。

有人反駁說那爲什麽新移民不去抗議沒有投票權?法治的原則其實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同樣的政治義務有同樣的政治權利。所有國家都有入籍條件與時間要求,這是因爲一個國家希望它的新公民認識這個國家的歷史與價值觀,所以有入籍考試。對這個國家沒有認同感、不認識它的歷史與文化的人是不可能在政治上為這個國家做出貢獻(至少概念上是這麽認爲),因此新移民不享有投票權是合理的。

除了入籍考試外,另一個讓新移民認識這個國家的途徑是教育與公民教育。教育是指新移民的子女將會享有與其他公民子女一樣的受教育權,從子女這一代培養公民意識。公民教育是透過移民參與社會,從而讓他們明白社會的價值觀,因此新移民會獲得與其他公民一樣的福利:教育、醫療、退稅等等。如果有一些權利是不一樣的,那課稅也是不一樣的。假如一個新移民不能享受醫療保障,那他必然不用繳納醫療保障金(加拿大新移民要交醫療保障金,獲得同樣的醫療保障)。假如一個新移民面對不對等的權利與義務,假如他每天都面對歧視,他必然感受不到這個社會有什麽良好價值,他就不會貢獻社會了。

現在香港是給新移民立一個什麽榜樣?帶頭攻擊法治概念,直接把所有新移民歸類作二等公民,公民教育去了什麽地方?不要以爲香港人素質有多優良,去到外國人家一樣詬病香港人的生活習慣:胡亂開車、自私、莽顧環境衛生、「我」大於一切。假如在外國,香港人面對今天我們對新移民同樣的對待,香港人會有什麽想法?我們是否會想,這是不是一個真正民主自由的國家?

不瞭解正義、公正、平等者不可能追求民主自由。這種「民主」也只會是一部份人壓制另一部分人–多數人或聲音大者的暴政。宜慎之。

註:wiki: Rednecks,美國人對思想頑固,受過很少教育的農民和鄉村人士的稱謂。由於見識不多而又不願接受新事物,所以行為落後。

http://wp.me/pXZbk-7d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