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經濟學101再駁曾俊華的通脹論

消費函數:

c=a+MPC*yd   (1)

c是家庭(household)消費支出;yd是可支配收入;MPC是邊際消費傾向 (marginal propensity to consume,增加一塊錢的收入會增加多少消費);a是常數「自發性消費」(autonomous consumer spending),不管消費者收入多少都支出的必須消費。

因此:

MPC=Δc/Δyd   (2)

MPC*Δyd=Δc   (3)

由此我們可以得知,假設消費傾向不變,可支配收入是影響總消費的重大因素(duh)。因此,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可支配收入增加會增加總消費 ,而總消費的增加會增加貨幣流量,引起通脹。這看似看簡單,但當我們要推斷通脹會否增加時,我們其實是引進了新因素,因此我們得重新考慮假設條件。

原來的消費者函數並沒有加入通脹概念,因此如要考慮增加可支配收入(例如,現金退稅)會否引起通脹,我們得把通脹因素加進去。通脹在這裡是指一樣資產相對購買力的比例會隨著時間逐漸減少。如果這種資產是現金收入的話就等於是「實際收入」的減少。上述函數所使用的是「名義收入」概念,我們要把「實際收入」加上去,「實際收入」=「名義收入」-通脹。因此,yd會比原來的少。

通脹的另一重意義是貨物的價格增加,在收入不變的情況下,今天一塊錢能買一件東西到明天可能只買到半件。因此我們對a也得做出修正:在通脹的情況下收入不變就代表了支出增加。因此在高通脹的情況下消費者會面對兩種效應:1)收入減少,2)必需品支出佔收入比例增加。

換言之,在高通脹的情況下原有消費水平(我們可以視爲「消費者福利」consumer welfare)與實際消費水平會逐漸拉開缺口,消費者需要收入增加來維持原有消費水平起。同時,消費者對其他消費品的消費意欲降低,因爲他必須把收入的一大部分投放到必需品上。假如我們從c中減去a的成分,MPC會下降,MPC*Δyd=Δc ,收入的改變是MPC的乘數,收入降低c也會跟著減少(這公式的假設是$1Δyd=$1Δc,現實不是)。也就是說在高通脹的情況下消費者消費意欲降低,因此對消費者發放現金並不會在原有水平上增加消費意欲,而是在消費意欲已經降低的情況下維持一定的消費水平。再説,消費者會把大部分現金放在必需品上,多出來的會作爲儲蓄,留作日後購買必需品的資金。換句話說,雖然經濟體在經濟指標的層面上是在經歷通脹,對消費者來説其實是通縮。

留意一點,這推論只有在高通脹情況下成立。通脹水平正常時消費者會有「金錢假象」(money illusion),認爲名義收入增加等於收入增加,因此消費/通脹增加。當消費者注意到實際收入其實是在下降時他們會對改變行爲(這需要高通脹與對通脹有很高的認知),在這案例中是這行爲的改變是指降低消費。這也是70年代「滯脹」的原理。

上述的假設是把通脹作爲外在因素推斷出的結果,前提是通脹並不是消費增加所導致的。香港的通脹是外來的匯率、利率問題,有太多的錢被投放到股市、樓市上,引致資產價格上升。加上香港兌人民幣匯率降低,購買中國貨物變得昂貴。這情況下高稅收而不對社會作出同等比例回放是等於以消費者(市民)的福利去換取股市、樓市炒家與香港政府的福利。

不同因素的通脹有不同的應付方法,這也是爲什麽Paul Krugman總是提core inflation。假如通脹是來自於食物與能源或其他必需品,政府減少支出是對事情毫無幫助的。政府所需要做的是舒緩這方面的壓力,例如,可以對貧困人士提供「食物補助券」。再來是增加社會政策的投資,減少消費者不必要的「儲蓄」(因爲他們要購買必需品,假如現在要強制儲蓄很多人會挨不過去!他們還需要對教育、退休、醫療、置業、結婚進行儲蓄),然後是打擊資產泡沫。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很難想象曾俊華會不懂。明顯的是他們不是不懂,而是不想去懂,因爲他們去懂就會傷害既得利益者,主要是股市、樓市炒家與各大銀行(銀行利益是跟股市、樓市利益連在一起的,因爲它們會從提供按揭、買賣股票中收費)。

http://wp.me/pXZbk-5y

本篇發表於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