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ond不是問題,問題是財政司沒腦

各界都在熱烈討論預算案,我也已經評論過了兩次了。現在有很多人都集中對ibond進行批評,坦白說這些批評都批不在點上。

首先,預算案是垃圾不代表ibond也是垃圾。ibond本身的概念沒有問題。與通脹挂鈎的債券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所大力支持,當擔任克林頓的經濟顧問時,他的通脹挂鈎債券提議被財政部否決了,原因是這提議遭到華爾街的大力反抗。華爾街反抗的原因是,購買者購買通脹挂鈎債券是爲了保障退休,因此他們不會出售他們的債券,也因此債券經銷商並不能從二級市場獲得交易費用。這已經足以說明通脹挂鈎債券對社會整體是有利的。現在這種債券已經在美國發售,叫做TIPS (Treasury Inflation Protected Securities)。

有人批評「ibond的本質是以公帑優惠有資本人士」。這説法並不對,因爲政府發售ibond是不用花錢的,它所要做的只是給購買者一個還款與派息的承諾。也就是說ibond是沒風險或風險由政府承擔的儲值工具,僅此而已。它並不是陳大文所說的投資工具;假如需要投「機」,市場有更多利潤更高的選擇,購買ibond應該是跟購買國債一樣做保值用途(沒有人會認為美國國債是一種非常有利的投資,一般用於避免本國貨幣貶值風險),因此購買這種債券的人只會獲得對通脹的保障而並沒有額外利潤可言。

另外,又有批評說「ibond只優惠有資本人士,對基層沒幫助」。這批評的邏輯是對的,但並不能算是批評,這是對ibond的描述,正正是ibond的設計目的。受通脹所威脅的是資產,尤其是儲蓄,價值的減少,ibond所保障的是準備以儲蓄資產退休的人。沒有儲蓄資產者當然不能受惠。可是,ibond同時有吸收資金的作用,等於政府跟購買者進行貸款。有了這個貸款,政府可以並應該把資金投放於民生並加強社會政策,這措施也有補充稅款收入不確定的作用,可以保障政府有對社會政策支出足夠的現金流。當政府進行這樣的操作的時候,其實它是在對財富進行再分配。

陳大文說:「[假如] 通脹率「竟然不幸地」下跌的話,你手持的債券就是輸了」。通脹下跌等於通縮(或者是disinflation),是兩個不一樣的問題(通脹是債權人的苦惱,通縮是債務人的苦惱)。TIPS不存在「輸」的問題,因爲政府在通縮時要照原價還債。那就不會輸了。所以如上所言,ibond應該是由政府承擔風險的工具。

當然,上述都是基於ibond是由一個有良心、正義、合理、公平的政府來運作的假設。我們看財政司面對通縮問題的回答

節目主持人問及:「如果通脹下降,通脹債券會怎樣?」,司長支吾以對,當場呆了,然後說:「咁…. 會負數囉,但應該好少呢種情況…」,主持追問:「咁若果真係跌呢?即係會有呢種情況?」,司長只答:「咁…係…係會跌架,但我覺得機會好少囉」。

堂堂財政司不懂得通縮!與怎樣對通縮作出反應!我對ibond很有信心,對ibond概念完全認同,但我對操作、推廣這債券的財政司與香港政府完全沒有信心。也不信任他們會利用這些收入對社會政策作更多投入。

舉一個例子說明,我對飛機的設計、力學理論、製造材料、引擎等都非常有信心,但我對飛機由猴子操縱感到恐懼。「沫猴衣冠」就是形容香港官員的。

update:看到黃明樂25日文章:『老人家,拿著棺材本,只望保本,但三年時間長,只怕「嗰頭近」,就算沒啥冬瓜豆腐,一場大病要用錢,債劵不能套現,才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所以TIPS有二級市場,如有需要可以套現,只不過一般人不隨便套現而已。看到很多關於ibond的批評而這些批評都是很容易被政府反駁的。論者應小心。

http://wp.me/pXZbk-5d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