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論科學

方潤日記中的科學討論暫告一段落。在這裡就做一個小結,解釋一些常有誤點。

(因爲懶的關係,多月前的文章一直放在草稿裏,現在也因爲懶的關係,爲了找方法不做正事,才把文章寫完公諸於世。)

1)科學與哲學的爭論。這個問題不只是在方潤的討論中出現,在國際學術界上也是一直爭論不休的。一般而言,科學家對哲學家不以為然,因爲哲學家說了半天根本說不出科學方法是什麽。科學家解釋了,哲學家又不懂,一定要按著自己的方法解釋。科學家說不行,這不是科學方法的概念,哲學家就說科學家「霸道」,「教條化」。因此,在科學與宗教之爭中,哲學往往走「泥漿思考」路綫,往往說科學也是「主觀」,也有「迷信」,有「信仰」的成分在裏面,在最近的The Daily Show裏就出現讓科學家掩面(facepalm)的對話。

科學是有主觀性在裏面,但它局限于對現象的解讀。同時,不論多主觀的解讀也好,它都是的基於證據的(沒有證據支持的不是科學)。「主觀」在科學中並不是一般所以為「我想的就是對的」,而是「面對這些證據與觀察,我的理解是這樣」。這個理解可能是對可能是錯,不管是對是錯它都一定有被修正的空間。當證據並不支持這種解讀時,科學家就必須承認他的觀點存在問題。這時候至少有4種可能性:1)找更多的證據;2)找出更好的方法觀察證據;3)承認錯誤;4)是當證據不足以推翻或支持論點時,科學家可以一直研究下去,直到論點被推翻或支持。一個重點是:科學家不等同科學。科學家是由個人去解讀一個現象,科學是一大堆科學家尋找真相的過程;個人有可能帶有主觀因素但peer-review與爭論的過程會把主觀因素盡可能排除。

2)「科學常常出錯,出錯的科學不應該佔有這麽高的地位,它應該跟其他非科學是一樣的」。這又是因爲不理解科學方法所得出的誤解。科學家承認自己會有錯誤,因爲這是人的局限。在科學研究裏容許margin of error(錯誤邊際),一般社會科學的錯誤邊際是+/-3%。科學的錯誤正是它在學術界上佔最高地位的原因:因爲它是以最快速度找出錯誤,並基於這些錯誤進行修正。+/-3%的意思是研究者得用各種方法把錯誤的可能減到最低,沒有這一項要求(哲學並沒有),研究便沒有減低錯誤可能性的激勵:沒有錯誤標準時,每一個研究都是主觀上「完美」的,因爲它根本沒有客觀標準。也因爲科學有這個要求,所以它比其他方法都更好,能更快更準找出錯誤。

再說,科學是一個過程,它的發展是動態的。大多哲學家都不能理解這個概念,因爲哲學的概念往往是「完整」的。最簡單的例子是syllogism (「定言三段論」?),這種辯論方法透過説明A是什麽,B是什麽,得出A=C這結論A=B, B=C 所以A=C的結論。假如我們這裡做說的A是「人」,我們就會認定「人」是「人」,並非「不是人」。這是我們的語言習慣,習慣把事物描述的「完全」。這是為了理解上方便所做出的概念捷徑。科學與這種習慣相反,它所要探討的是「不完全」的事物。科學會問「人」是什麽,什麽確定「人」是「智人」這一「物種」,而並非「直立人」或「尼安德塔人」又或者是問「人是怎樣從從Great Ape的演化過程過來。因此科學很多時候所說的是continuum,「人」是Hominidae科的其中一環,今天的「人」跟過去與未來的「人」是不一樣的。故此,科學是永遠不完的,也並沒有「真理」。科學最基本的假設是我們不可能絕對的肯定一件事,因爲我們是會犯錯的,而找出錯誤正是科學方法的目的,也是我們所認識的最好方法:科學是一個求知方法。假如一個人說他的學問/結論/觀點是絕對的,永遠不錯,我相信所有有理性的人都不會相信他(有宗教信仰的人除外,宗教信仰就是要壓制理性的)。既然如此,科學「結論」出錯並不代表科學出錯,「結論」出錯是正常的,是方法所要求的。不出錯的學問不是學問。「完全」的事情也沒有研究價值,更何況世界上就沒有「完全」的事情。

歡迎討論。

http://wp.me/pXZbk-1z

本篇發表於 科學知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