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駁曾俊華

一駁曾俊華已經提到預算哲學的問題。

香港所需要的是社會政策與安全網的建立,並不需要「派糖」(派糖本身就是有問題的概念)。既然關心清貧學生,爲什麽不直接提出12年免費教育,讓所以學生與家庭受惠?社會所需要的制度,與對發展高水準教育的決心。

6000元強積金有什麽用?強積金並非養老金制度。社會所需要的是退休後的生活保障,現有強積金制度只是以損害現時收入的情況換取將來的一點剩餘。爲什麽政府不成立一大養老基金,由政府管理以減低市民的交易成本。政府強制推行強積金,基金管理公司對供款者收取管理費等於是政府把市民的一部分收入輸送給基金管理公司。再説,強積金實行前已退休的人–最需要緩助的人–爲什麽不受惠?

通脹:通脹是因爲港元名義利率比實際利率低,港元跟美元挂鈎而美元匯率低,加上中國進口成本上升,因爲人民幣與港元民意匯率有差距。針對通脹的政策是加息、加炒賣稅(股票、房產),打擊熱錢、壓制貨幣流通。跟退不退稅沒有關係。財政司居然搞不清外部衝擊與内部衝擊的關係與概念,唉。

update: 退稅與否對通脹沒有影響,因爲退稅的金額將會花在維持原有消費水平,大部分用於食物、交通、生活必需,多餘的用於儲蓄,並不會大量增加奢侈品消費。若不維持原來消費水平,等於說市民要以降低消費供養股市、樓市炒賣。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