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聯邦主義好

在論説民主的時候,我們必須理解民主的核心概念和探討民主應從什麽途徑表達出來。也就是說只要選舉是不足夠的,單純的「選舉民主」(electoral democracy)–認爲只要有選舉就有民主這一想法只會透過選舉的形式沖淡民主的實質意義。要留意的是,薩達姆的伊拉克也是有選舉的「選舉民主」,要避免流於形式的問題,我們須要知道民主是什麽。

民主的基礎是一方有屬於自己的文化、歷史、社會心理等因素之「人民」應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這決定是最高決定權,外力不能改變的,這權利我們可以稱之爲主權 (sovereignty: the supreme lawmaking authority within its jurisdiction)。這一觀念的主權從一次世界大戰後成爲國際法主導,「民族自決權」首先容許歐洲各個民族從新成立自己的國家以決定自己的命運–波蘭、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兩個民族)、從奧斯曼帝國獨立出來的四十多個國家等。這一理念為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去殖民化運動提供理據,民族不需要外人支持就可以提出獨立:如印度、越南、阿爾及利亞、非洲等國等等。值得一提的是飽受爭議的以色列,沒有自己的領土,流居異地的民族,只凴民族性就獲得西方國家支持在他們的歷史原居地上從新立國。這裡不討論以色列立國的合理性,但單純上述案例來看,主權始終屬於民族,只要民族存在,主權是不會消失並不能轉移的。

下來是怎樣界定「民族」。之前說過「人民」是由一方有屬於自己的文化、歷史、社會心理等因素的「人」所組成的。「人民」跟「民族」的最大分別是民族一般擁有自己的國家(nation-state),而人民則不一定,人民可以是一個國家中一個城市/地區的人民。因爲很一個國家中可以由多個民族所組成(例如,墨西哥人與墨西哥中的瑪雅族人),因此一個人可以在一個國家持有兩重身份(甚至幾重):當地的人民與國家的民族。因此一個人只少有兩個決定權–當地的與國家的。因此不管怎樣,國家層次的決定不能損害當地的決定權,如是者主權其實有「人民」組成,而國家的「人民」不能對越過當地「人民」做出決定,這樣的行爲是侵犯了當地的主權。

這把我們帶到聯邦主義。聯邦的成立是由數個主權擁有者把一部分權力/權利交由一個共同政府–政治共同體,做出有利於各主權擁有者的決定。這是一種授權,並非主權轉移。這是因爲各個小的主權擁有者並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應付一些共同問題,例如,國防與對公共產品的投入等。因此共同政府只能是帶表主權擁有者在進行某方面行爲的代理人,委託人始終是「人民」–這是一道社會契約形成的過程。這一道理也適用於法律上非聯邦體系國家,只要政府進行了授權以外、違反了授權者利益之行爲或不再代表授權者意志,政府就是越權,而它的行爲是非「法」的。人民有權把契約撤回。

因此,一個重要課題是如何認識/發現主權者的意志與利益。最有效的方式是進行公衆並理性的討論。這涉及主權者對主權者、主權者對政府、政府對政府(或各政府部門間)的公開、理性討論。如果一個社會缺乏理性與理性討論的能力,「民主」只會淪於多數人的暴政:每個人或團體只為自己的利益想而不考慮自己有可能是錯的,又或者是陷於對「意識形態」(ideology)/道德觀念的追求。在一個缺乏理性討論能力的社會中,聲音或權力大的個人或團體會主導社會輿論,「法律」與「民主/民意」只會變成這些人打壓異己的工具。

因此,理性的公衆討論是民主的根本,追求民主的人必須有胸襟與勇氣「求錯」,並不能說只要一個人追求民主,他所做的就是對的。當然,我們也不可能要求每個人必須「求錯」,也沒有理由信任某人(或政府、政治家、公務員、法院等)的行爲一定是從公衆利益出發的,因此,真正的民主社會必須建立發現錯誤的制度,在任何行爲/言論沒有絕對的對的假設下進行公衆討論。爲此,我們須要引入「聯邦」的概念來理解民主的發展。

上面已經説過「聯邦」是多個主權者共同組織與授權一個政治共同體的建立。一個自由的社會中每個「個人」都是「自己」的主權者。一個人的行爲會影響其他人,一個人的思想會有一定的影響力。因此,民主的基礎須要從這一層次打下來,也就是說「個人」須要參加理性討論並尊重其他人同為主權擁有者。一個人的觀點須要接受其他人的「審議」(scrutiny),並不能說這是我的個人觀點我就可以不接受他人批評。一個人有權保留他的觀點但其他人有權指出你的錯誤。

華人社會(引伸到亞洲人社會)普遍缺乏理性,也缺乏理性討論(甚至是討論)的傳統。很大的原因是華人一般不把其他人視作平等的「主權者」,存在唯我至上主義,凡是異於己者,以嘲笑謾駡對待之,但又缺乏一致性,容易出現cherry picking的問題 (例如,對很多香港人來説,英國統治就是好的,中國統治就是不好的,沒有想被統治就是不好;台灣,支持藍(綠)營的就藍(綠)營好)(也跟教育質素有關)。再者,家裏有家長、學校有老師、公司有上司、社會有官員的層壓,養成權大就理大、聲大就理大、財大就理大的心理,久而久之缺乏理性想法(與想法)。因此,社會趨向單一缺乏多元。

簡單的說,民主社會是多元的開放社會,這社會建立的前提是我們必須要認識到我們是會犯錯的,因此我們須要平等的理性討論,客觀的分析問題,在沒有充分討論前不要貿然做出結論。如是者組成個體聯邦:追求民主的第一步先要追求個人的理性思考能力與對其他個體的平等對待。

http://wp.me/pXZbk-4o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