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突尼斯亞、巴林、伊朗、中國

Dani Rodirk’s 貧窮的獨裁者

問題 : 爲什麽埃及、突尼斯亞等國家的政權,在獲得很大的經濟發展成就(以HDI算)之時,依然會被推翻,這對我們對政治經濟學的理解有什麽啓示?

看Rodrik文章與他博客的評論會發現很多評論者均指出並批評埃及與突尼斯亞其實都有很大的經濟問題,尤其是失業與年青人失業。突尼斯亞革命就是因爲菜小販Mohamed Bouazizi爲了生計給沒收所引發的自焚而開始。從這觀點上,中東地區的革命全是經濟問題而引發的。這觀點的問題是它並不能解釋在這些國家在HDI上所獲得的成就: 健康、教育、國民收入的提高。

HDI是衡量國家發展水平的綜合指數;失業是經濟發展的一部分問題,在同一個時段裏有部分人有工作,有部分人失業。把它們組合起來整個畫像就清晰了:國家層次的發展在個人層次很可能體現不出來,同時,發展的成果分配不平均,富裕的可以感覺到社會發展,但貧窮的卻感覺不到。極端的不均衡也可以領到平均數上升,只要極端的規模夠大。因此準確來説不穩定是因爲不平均所引致的。

我們需要解釋的是什麽引致不平均。獨裁政權往往是非常腐敗的,因爲爲了維護政權,執政者需要聯合社會中有勢力人士,尤其是商界,因爲商業可以給政權大規模的金錢上的利益。另外,商界的發展可以製造社會經濟發展的假像,為政權提供合法性。如是一個利益集團把相對貧窮的普通人排除政治參與過程。也因爲給排除到過程外,普通人的聲音在政治決策過程中完全被忽視,得不到社會財富的再分配。如是循環,因爲貧窮而被排除,被排除導致更貧窮。

當這種貧窮的規模到達一定程度,它將會變成社會的主導聲音。當權者可以選擇不聼或躲在繁榮的假象後,粉飾太平。茉莉花革命之所以突然就是因爲經濟成就麻木了當權者的危機感,對政制問題完全沒有知覺,又或者當權者認爲他的權威可以讓他安然渡過今天的危機。正是因爲這種麻木,對現實狀況認識不清,導致獨裁者的貧窮。

回到中國,不管中國國家層次的經濟發展有多高,只要不平均不解決,人民依然不能參與決策,大部分人的生命與正當權利不被尊重,中國依然是貧窮。

http://wp.me/pXZbk-4c

本篇發表於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