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與城市:東莞篇(與政策法律有關,非「指南」)

東莞年誕逾百梅毒嬰兒

説明了對以法律方法制度性禁止性工作/交易的長遠禍害。

性在每個國家都是不缺需求的,自然不少人願意從中獲利。這行業因有違反社會「道德」之嫌,在不少國家都被禁止;進行性交易的雙方均被視爲犯罪分子,警察會用各種方法打擊:大規模掃黃行動、臥底偵查等等。

問題是性交易到底傷害了誰?只要這一交易是雙方自願接受,這是一宗沒有受害者的罪行,因此它不可能是罪行。如果說這行爲損害了社會家庭與對性的道德觀念,那跟隨這邏輯,任何人進行婚外情、結交新的男女朋友、一夜情、在酒吧結識同/異性等都是罪行,警方也應該出動打擊。

如果說性交易會轉播性病,這消息説明禁止性交易也一樣會轉播性病。性病流行這一問題説明了社會對性行爲沒有足夠認識,沒有使用安全措施。記得某年的新聞說很多香港女孩在聖誕節時期會在不使用安全措施的情況下發生性行爲。出現這種選擇説明了把性作爲一種禁忌避而不談、視而不見的危險性。

禁止性交易更是把這一行業推往黑市:法律禁止它不代表它不會存在。黑市代表這行業沒有監管並往往有黑幫操縱,剝奪了從事性行業者的正當利益與增加了從業人員的工作與人身危險。再者,黑幫作爲一個集團操縱,為了以低成本盈利,他們往往會從事人口販賣活動。因此,法律禁止的方式除了對黑幫有利外(與滿足了道德主義者的道德觀),對所有人都不利。因爲缺乏監管,性工作者(尤其是以比較低端人群作服務對象的工作者而言),因顧客需求或對危險認識不足,並不會/不能有效的保護自身安全。

相對地,法律可以容許性行業合法存在,並對行業進行監管,制定某處為紅燈區。以發牌制度要求性工作者做足各種安全措施,因此減少性病轉播。因爲政府發牌的關係,它會取代黑幫的地位,這才是對黑幫的根本性打擊。同時這制度能減少人口販賣的盈利空間,因爲顧客一般會選擇安全與合法的方法進行交易。久不久的掃黃是警力與立稅人金錢的浪費。

以最有效的方法最大的減少行爲的壞影響才是正確的道德要求。

http://wp.me/pXZbk-47

本篇發表於 社會心理, 科學知識, 政治與經濟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