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乏的GDP第二位

一個多月前的數據顯示中國的GDP總量已經超過日本,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然而,中國的經濟實力依然離發達國家水平有一段很大的距離。不用其他指標,只以人均GDP算,中國2010年每人只有10,160人民幣/3,999美元(2010 IMF)。與其他國家比較,日本的人均GDP為42,239美元;非洲發展中國家安哥拉的GDP總量為850億美元,世界排名62(2009 IMF),人均GDP為4,793美元,比中國還要高。中國人民對第二大經濟體這個名銜實在是沾不上半點關係。

很明顯的,GDP是一個粗糙的指標——它只能反映社會發展的一個層面。人均GDP也只是一個平均數,貧富差距在這標準裏面並沒有反映出來。再者它也沒有顯示社會其他方面的發展,例如教育、健康等。中國人均GDP低於安哥拉跟中國的人口基數有關,因此並不代表中國人均生活水平比安哥拉低;中國人的健康可能比安哥拉人更好。衡量人們實際生活、發展中的幾個層面會比只是衡量GDP(收入)更能反映實際的社會問題。現時關於這方面的標準的有人類發展指數(HDI)。

HDI指標由預期壽命、教育水平與人均GDP三個維度所組成。每一個維度在HDI裏均佔1/3的比重(具體計算方法,UNDP)。這種綜合性指標反映了除了收入以外,社會發展中對人類生活水平的影響,也可以從不同維度進行比較,因此比GDP能更準確地發現問題。下圖是中國、埃及的綜合HDI指數與HDI人均GDP維度的比較。這比較顯示了中國與埃及的人均收入處於同樣的地位但在綜合HDI上中國卻高於埃及數個百分點。這反映了在中國在HDI裏所衡量的生活水平比埃及要高。同時,也發現收入與其他維度的落差依然是中國發展的一大問題:相對高的教育與健康水平並不能提高個人可支配收入,因此個人的選擇能力(對消費、投資的選擇自由;以收入提高其他生活品質的自由)相對的低。按HDI指數比較,中國的排名是92位(0.772,中度發展)、日本第10位(0.960,極高度發展)、安哥拉第143位(0.564,中度發展)。以這個排名來看,HDI是一個比較合理的衡量標準。

但HDI的問題跟GDP一樣,是綜合性平均數據,一些重要信息會給隱藏起來,例如,加拿大與美國的HDI與人均GDP比較跟上圖很相似,但解讀方法卻完全不一樣:加拿大HDI比較高但人均GDP較美國低,這是因爲美國GDP總量高,但對公共教育與公共醫療體系投入較少的原因有關;這數據並沒有反映出各種人群的實際生活狀況與問題,例如,美國的高度收入不平等。另外,這種標準並不能反映因爲各種特徵(出生背景、性別等)的差異所造成的不平等生活水平。中國巨大的發展差異並不能在國家級HDI裏體現出來。

來源: “Access for All" China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7/08

地區級的HDI指標顯示了中國發展中的地理差異。上海(0.911)屬於極高發展地區,北京、天津、浙江、廣東、遼寧則屬於高度發展,其餘均屬於中度發展。這個分類可以看到地理是不平衡發展的一大因素——東、中、西部存在極大的差異。

來源: “Access for All" China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7/08

另一個差異是城鎮與農村的。從90年代開始,城鎮的人均收入開始跟農村的拉開距離,也就相對於城鎮人,農村人透過收入提高自身生活水平的能力遠為低,並停留在一定的水平。對糧食的價格、土地擁有權與戶籍的限制都注定了農民不能有選擇較高收入的自由。(注:在教育上,中國的綜合入學率只有68.7,因此利用教育改變生活水平有一定的難度。)

來源: “Access for All" China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7/08

收入低的同時,農民的健康水平也遠跟不上城市水平。上圖表示了農村產婦在生育的過程中會面對比城市產婦更高的風險。除了城鎮與農村的二元、不對等發展外,城鎮本身也存在著不平等發展的問題。

來源: “Access for All" China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 2007/08

流動人口(由農村流往城鎮)的產婦死亡率遠比戶籍/常住人口要高。一個明顯的原因是在現有戶籍制度下,流動人口到城裏打工的農民(所謂的農民工)並不能加入當地的醫療保險體系(由所謂省級市,如北京、天津和省負責),由或者是加入是會面對種種困難或高昂的費用(又或者是醫療費用收費高;現在中國醫療保險體系下,保險支付費用若干百分比,病人支付若干百分比,在收入低、費用高的情況下,醫療保險並不起作用)。

HDI指標雖然並沒有指出上述的具體問題但它對人類能力的發展——健康(壽命)、教育、收入——做出概括性指示。在HDI的概念下,更細節的指標,例如,產婦死亡率,可以補充HDI的不足,對一些影響生活水平能力的特徵作出更清晰的顯示,從而對這些“能力”作出針對性的措施。這是阿馬蒂亞‧森(Amatya Sen)“能力路徑”(capability approach)的焦點所在(HDI也是從“能力路徑”的基礎中發展出來)。在這概念中,貧困是因爲把收入或資源轉化成生活品質的“能力”出現缺陷而出現的,因此它並不只是收入的問題。能力的缺陷可以由多重因素/特徵組成,例如,出身、教育、身體或精神障礙、性別、性取向、疾病、宗教等。每一個特徵對能力的影響可以在不同方面被體現。以教育為例,一個人的教育“能力”可以被個人對接受教育的意願(個人對教育的投資)、社會的教育制度(社會對教育的投資)與對教育(例如,符合個人意願的學科與發展空間)的選擇所影響。換一個方法說,能力=人力資本+社會資本+自由與權利。在這三方面,中國的表現依然是糟透的。收入低意味著接受教育的機會成本高與能力低,社會保障存在嚴重問題,自由與權利更是不用提了。

更甚的是,有一些人群會因爲他們的特徵受到不平等對待——歧視。身心障礙者、婦女、兒童(尤其是孤兒)、少數民族等。以身心障礙者為例,他們會因爲身體殘損的特徵而不被接受上學的情況依然存在,6-14嵗的身心障礙兒童的就學率比非障礙者低達約30%,在就業上也會因爲身體特徵而被拒絕。身心障礙者,因爲他們的特徵,往往是貧困人群最貧困的人,這跟他們的個人能力並不一定有關係。他們所缺乏的是機會與作選擇的自由。

因此,作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依然是一個非常貧乏(deprived)的國度。大部分人收入低、農民沒有選擇的機會、弱勢社群受到不平等對待。當然,這些都是發展中國家要面對的困難,這些問題都不能在一時間解決。但是,我們再以GDP與HDI比較,中國GDP的高速增長並沒有為大部分人賦予或改進他們改善生活水平的能力。中國的貧乏是貧乏在對於生活自主的自由。GDP增長不代表大部分人的能力有改進,但反之,能力的改進必然會提高整體GDP的增長,因此針對能力貧乏的人做出經濟政策會比單純的GDP增長有更大的影響力。這是“往上流經濟學”(trickle-up economics)的概念: 能力最貧乏的人獲得生活水平改進后,他們消費信心會大大提高,加上“乘數效應”,整個社會的信心也會提高。使用邊際的概念,窮人收入增加與消費增加的比例會比富人高,因爲窮人一直生活在貧乏狀態。再者,窮人的消費一般會面對跟他們有貼身關係的服務,帶動中小企業發展。另外,當滿足了基本生活需求後,富人會把多餘的錢放在投資上,而這投資的一大部份很有可能會投到國外(發達國家的收益一般來説更安全)或是到房地產上。資金投到國外便不會在當地經濟裏循環再生;房地產投資只會提高房地產價格,令一般人擁有資產的能力降低。

中國要持續地發展,她必須更重視能力的發展:增加人力資本的投入、平等機會、提高自由與公民權利。能力的改進只會增加社會的信心與穩定度,這跟穩定發展路向並不衝突。從以GDP作重點到以能力作重點的發展,這是突破第二大GDP地位但依然貧乏狀況的主要路向。

http://wp.me/pXZbk-2f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政治與經濟, 月旦評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貧乏的GDP第二位

  1. sisuo 說:

    看了这篇文章实在无语了,实在难以置信一个以科学理性自诩的人能得出如此离谱的结论来,真的是屁股决定脑袋吗?

    就算中國GDP總量到了世界第一位,甚至是高於美國的數倍,人均GDP偏低的這個現實也可能不會改變。
    ………………………………………………………………………………………………………………
    如果中国的GDP到了世界第一,那等于中国的人均GDP会比现在翻一番(现在差不多是美国人均GDP的八分之一,要达到世界第一,需要人均GDP达到美国的四分之一)。如果中国GDP总量达到美国的数倍(按4倍算),那中国人均GDP已经赶上美国。这是一个基本的算数问题,你连这个都不懂?

    因此不值得特別驕傲,也不需要特別擔憂。
    ……………………………………………………………………
    GDP是代表一个国家经济总量和规模,这意味着国力,如果中国GDP总量达到世界第一,那就意味着中美国力对比的巨大变化,如果中国GDP达到美国的数倍,那就意味着中国国力大大超过美国,我们都知道,经济力量是军事力量文化力量的基础,那就意味着世界霸主宝座的易主(你不会以为现在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是靠民主制度和世界人民崇拜美国而建立的吧?)。这叫不值得中国人特别骄傲?这不值得西方国家忧虑?

    中國現時所需要的是制度上的改革,尤其是人民幣偏低的問題。GDP總量多少是無關重要的。
    ………………………………………………………………………………………………………………
    制度的改革必须有利于发展,一个制度如果不能有利于中国发展,反而导致中国发展停滞倒退,那这制度无论打什么标志都不能让人赞同的。什么GDP總量多少是無關重要的?你直接说世界国力变化是无关紧要的好了。

    GDP總量增加並不改變中國是發展中國家,人民(相對)貧窮,依然需要很多國外援助(科技、扶貧等,西部與偏遠地區依然非常貧困)的事實。
    ……………………………………………………………………
    GDP总量增加当然会改变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事实,现在中国人均GDP汇率已经向7000美元迈进,而我们都知道,发达国家的标志就是人均GDP达标,而这条线中国达到之时,也就是中国GDP超越美国之时,什么GDP總量增加並不改變中國,你干脆说中国发展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要你看不上中国体制,他就是渣好了。可惜,世界不是为你的喜恶而存在的。

    我就想问问,在你眼里如此渣的中国体制却能实现人类历史最大规模的发展,这如何解释?现实错了还是你观点错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