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民主;香港式民主

關心香港政治的朋友都應該會知道這幾天香港政治均衡發生巨變,民主黨一舉把公民黨、社民連公投和余曾辯論后所營造的一片民主據點徹底毀滅。過程不在這裡重覆,可參考林忌黃世澤的記述。

問題的表現方式為民主黨的「改良方案」。事實上問題的核心在於「身份經濟學」(identity economics) 所延伸的「身份政治學」(identity politics)。在世代價值觀差異極大的社會中,要把各世代組織起來為同一目標奮鬥是一件幾乎的不可能事,除非發生了一件能讓各種價值組合起來的事情,例如,The Watchmen裏對紐約的襲擊。否則,社會的衝突會在世代的裂綫上展開,像終結羅馬共和時代的内戰一樣 ,子在凱撒的進步改革陣營,而父在保守的龐培陣營。

撇除單一價值觀與有共同利益的民建聯、建制派、功能組別與香港政府不說,泛民主派有一大致命傷:他們只有共同的長遠目標——民主——但並沒有一致的行動方法與組織,更甚的是他們對未來的社會並沒有同一的觀感,對社會發展沒有一個模型(他們也不能解釋民主是什麽,它應該怎樣的表現出來;英式,法式、美式、加拿大式?)。在這樣大的分歧下,只是就爭取方法上已經可以開戰了。因此,泛民主派在現實中根本不存在,它是個偽命題;它連一道連合戰綫也稱不上。它不能整合的原因正是在於各黨對各自身份的認知與因為其身份所作的決策。

以民主黨為例,它作爲傳統的民主黨派,票源是與它一起成長、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成家立室的溫和派(如山中之父輩)。此一輩人見證香港社會的成長,經歷過1967年暴動與80年代經濟起飛,這一輩人要不就壓根對政治不感興趣,要不就是「穩定(經濟利益)壓倒一切」。在他們主導的社會下,他們的抗爭運動只能説是公園中老伯、老太太打的「強身太極拳」,非武功也。另一特點是要他們抗爭必需動之以切身利益,印象深刻的有「反母語教學」(爲什麽不爭取全面教育改革?教育問題依然遺留到今天)、「麗晶花園抗議康復中心」(典型的not in my backyard)。此輩中比較有名望的學者,如呂大樂、蔡子強等輩,也只能寫一些沒有攻擊力、不溫不火的文章(嗚呼,與Krugman、Stiglitz輩差遠矣,連Dawkins與Myers也比不上)。

這一輩人正逐漸退出社會,因此興起了公民黨與社民連。公民黨的目標民衆應該是壯年、年輕一代的專業人士,而社民連就更是旗幟鮮明的青年激進派。反高鐵一役應是香港政治發展之里程碑。「公共專業聯盟」與包衛立法會行動反映了這新興兩派勢力能站于同一立場活動,並逐漸擠走父輩溫和派。「補選 • 公投」形成公、社兩黨同盟,民主黨因爲失去主導權,在補選中有可能被公、社兩黨所蠶食,故不參與補選並形成民主黨與公、社對立環境。在余曾辯論中,公、社的内外夾攻取得了局部勝利,一使政府顔面無存,二顯得民主黨無以建樹,但置二者于死地則合而疾戰而勢改矣(以此觀之,政府更是處於不敗之地,曾大辯勝則推官方方案,敗則乘勢推民主黨方案,一舉瓦解泛民陣綫,可謂高明)。

民主黨面對不能適應社會世代轉變的先天不足與新進勢力的進逼,為它形成不與公、社合謀而單獨與中央談判的激勵,因此有内生的機會主義成分。因其溫和身份,它必不能與公、社在同一市場競爭。為自保與別開生路,又要維持溫和形象,它必然走妥協路綫,反公、社之道以維持其市場定位。民主黨笨與不笨在這裡不作評論,但他們對他們身份的認知必然使他們走這一著。因此,泛民被分化擊破,勢使其然也,自然之道也。

因此,香港這次政改抗爭是全盤失敗,敗在溫和。溫和派在香港還是佔大多數,他們的腦袋裏還是認爲中央應該賦予香港民主的權利,因此溫和爭取,散步遊行、打打太極便足夠了。環顧世界的民主歷史,哪有一個地方的民主是溫和爭取或由一方賦予出來的?(溫和又能不能算是爭取?英語所謂的oxymoron;別告訴我印度民主是溫和的產物,公民抗命本身就不溫和,更不合「法」;Martin Luther King, Jr.的同時也有Malcom X)香港要獲得民主必須讓父輩退出政治市場,再來一個公民抗命或大罷工,以表示可靠的威脅(散步般、點到即止的遊行哪有credible threat? 沒有credible threat誰會理你?本來否決政改是一個credible threat…唉,民主黨…)。

又或者是父輩放棄溫和想法。年輕人不妨就政事在家中跟家長多吵吵架,摔摔盤子碟子並無傷大雅。又或者是公、社也來打打太極;民主黨方案如有白紙黑字保證也是可以考慮的(這看起來不可能)。重點是捨棄以身份作決定的途徑,而開始以連合戰綫的立場作策略思考。

也得想想真的有民主,香港式民主到底是什麽模樣?溫和式民主決不可取,説穿了它依舊是家長式管治:「法律」給你多少民主空間就有多少空間,它不給你你也不能拿它怎麽辦;是假民主,選舉民主。也不是鼓勵暴力,但激進主義(militantism,不等於violence)不可或缺,這在香港還沒有正式出現。非暴力循合法途徑爭取與激進主義是兵法正與奇的關係。以激進主義顯示出可靠的威脅,再以合法途徑告訴政府:「你不想我們繼續激進下去」,所謂示威也。民主必須要有民威。官必畏民,法必就民生,民論事以理,真民主也。

http://wp.me/pXZbk-q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月旦評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香港與民主;香港式民主

  1. Nelson 說:

    路過🙂

  2. Veronica 說:

    发展的目的是让人们更好的生活,真遗憾有时候走的太远就把最初的理由忘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